念未央

主盗笔/全职,其他墙头看心情。BL黑花,瓶邪,伞修,双花,研安,荼岩,顺星(顺)等。BG二丫,狗解等。爱好强强、暧昧向互撩,多开放式结局。手速跟不上脑洞,开学即神隐。
女神八月长安、七英俊、琉玄。不看脸的话,男神是南派三叔。

【研安】一场赌局(含R18)

在一个月不黑风也不高的夜晚——“这杯喝完大家就散了吧?”

 

“好好……下次见。”

 

砰地一声,门关上了。

 

萧安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明明今晚输的不多,四瓶半的啤酒也远未达到他酒量的上限,但是,自从他进浴室起,就觉得浑身上下有种异样的燥热。皮肤底下传来的温度,将花洒中喷出的水雾反衬的凉如玉珠。

 

“醉了?要不要给你拿点解酒茶来?”刚洗完澡的唐研裹着浴巾出现在门口,头发擦得半干,有几缕发尖还挂着晶莹的水珠。

 

“没……没事。”床上的人明显已经有点意识不清,却依旧在努力控制着说话的语调和气息,“大概……只是有点低烧而已。”

 

唐研的手覆上他的额头。体温并未比往常高了多少,可萧安整个人却始终以某种不正常的频率在发抖,并且似乎总想躲避着他的触碰。

 

“放松。”唐研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出乎意料的,后者却如同触电般地抽动了一下,唇瓣微翕,一声抑制难耐的呻吟瞬间从喉咙深处滚落而出。

 

唐研一愣,而后迅速的直起身来。面前人脸色潮红,两颊边散发出湿润的水汽,紧闭着双眼,抿着唇,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直盖到下巴处。唯一裸露在外的手指却是紧紧攥着被面,看得出很是费力,甚至连指尖都已经发白。原来是这样啊,他衔起一个微笑。之前清理厨房时,唐研就曾发现洗碗池边缘沾着些许奇怪的粉末。那时他还以为是费小墨贪玩,弄撒了洗洁剂没收拾。现在想来,应该是催情剂吧。虽然不知道是谁干的,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那还不如……

 

他掀开他的被子,腿一迈便稳稳跨坐了上去,依旧带着那副不咸不淡的笑,再一次俯身道:“别怕,我来帮你。”

 

……

 

隔壁的费小墨懊恼不已。本来他计划的万分周全,趁着亲爹费轻楼来家里打牌的机会,自告奋勇帮大伙倒酒,然后在他的酒里掺杂点东西,好让自己再多上几个兄弟姐妹,独生子女的生活实在太寂寞。结果好死不死,那杯放了药的酒居然阴差阳错地被萧安给喝了下去,他看在眼里简直是痛彻心扉。拜托,他一个未成年,要弄到这种东西得花多大心思!死费轻楼,好好的干嘛要叫萧安挡酒啊!

 

几公里外的费轻楼在心底暗笑——“就这种小伎俩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好歹我也是活了几百年的人了。所以这次,萧安,只好委屈你一下了……”

 

 

……

--------------------------分割线----------------------------

后文走这里 https://m.weibo.cn/status/4142237006627154#&gid=1&pid=1 。感谢小伙伴的代发。

没想到打算从此再不写肉的我又写了人生的第二篇肉。真是不能立flag。

这就是一篇想不出该写什么但又手痒忍不住之下开的一趟车……技艺不精还请多包涵。

求小红心小蓝手,壮大我研安党~

希望各位阅读愉快。

 

评论(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