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央

主盗笔/全职,其他墙头看心情。BL黑花,瓶邪,伞修,双花,研安,荼岩,顺星(顺)等。BG二丫,狗解等。爱好强强、暧昧向互撩,多开放式结局。手速跟不上脑洞,开学即神隐。
女神八月长安、七英俊、琉玄。不看脸的话,男神是南派三叔。

【红海行动·顺星/星顺】你是我的光(原作向,战友情)

“你知不知道,我和罗星之间本来还有一场比赛要打。”当时的李懂,绝对想象不到顾顺第一次说出这句话时的情形。

 

罗星出事的时候,顾顺刚从训练地回来。一身汗一身泥的他拿着换洗衣物刚进浴室,就听得小窗外有人在讲话。

 

“什么?你们要求紧急抽调人手?”是教导员的声音。

 

“什么情况?哦……是罗星受伤了?怎么搞的?”听到这里,顾顺眉心一皱,手上脱衣服的动作停了下来。

 

“子弹穿透脊柱神经?那现在情况稳定了吗?”顾顺抓着衣角的双拳渐渐握紧,不知怎的心头忽然略过一丝不详的预感。

 

“就是说……很有可能会高位截瘫?”教导员的声音慢慢沉了下去,“行吧,这事先别透露出去,交给我来处理。”

 

他哐的摔下脸盆,重新抓起外套狂奔出去。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希望自己产生了幻觉。但很可惜,在教导员那里他获得了再一次的肯定。“罗星出事了,现在在311医院。他们队下礼拜本来还有一场解救人质的任务,必须由你代替他的位置。你立刻回宿舍整理好好作战装备,半小时后坐直升机Z-317出发,与一队汇合!”

 

“是!”他立正敬礼,可声音却还是因为情绪而不受控制地颤抖,“……首长,你知不知道,我和罗星之间,本来还有一场比赛要打?!”

 

教导员看出了他的失态,拍了拍他的肩膀,“事已至此,大家都很遗憾。但你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完成好此次救援,我们队已经丢了一个主狙,不能再丢一个了!”

 

“是!顾顺保证圆满完成任务!”他缓缓抬起头,做出庄严承诺。

 

“此次事成之后,你直接出发去委内瑞拉,文件和签证我都会帮你办好……至于之前定的那场比赛,取消。”

 

“是!”

 

他和罗星从训练营开始就是搭档,当时他们这队的训练成绩,永远在一众新人里排行第一,高到令人眼红却羡慕嫉妒不来。论单兵素质,两个人都是尖子,彼此间也颇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可惜转正以后,上头说不能浪费资源,于是硬是把他们拆调到了两个不同分队,平时几乎难有见面的机会。

 

年少时的友情最单纯,即使难得见面,两人仍时刻关心着对方的动态。他是那种性子很拽的人,平日里习惯了吊儿郎当,许多人都看他不惯;罗星却不一样,待人接物都十分真诚稳重,还时常愿意指点指点新人,因此人缘也格外好。为了他惹的那些事,罗星私下里没少帮忙擦屁股还人情,也好多回劝过他收敛一点;但到了下次,依旧是故态复萌。久而久之,大家都对这两人的行为模式也都非常习惯。上级对顾顺也常常无可奈何,通常没什么大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闹腾去。通常一个人对顾顺有多看不顺眼,就对罗星有多喜欢到心坎尖。

 

这是他和罗星在这个队伍里待的第三年。前两年都相安无事,直到上个月,上头传话说有一个去委内瑞拉特种兵军校进修的机会,两人这才第一次处在了正面竞争的位置。竞争就竞争,他顾顺可不是那种会害怕的人,更何况机会来了谁都不会轻易拱手让人,于是约定好两周后比赛。可谁曾想到竟会出这样的意外。

 

这导致他在一队执行任务的整个过程中,都只能靠嚼口香糖来维持高度的精神集中;但却仍旧忍不住在某个放松下来的间隙,想起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飞机上,他无意中跟李懂聊起那场被取消的比赛,本以为对方应该毫不知情,却没想到李懂对自己生活中的点点琐碎全都一清二楚。有一瞬,他的内心忽然被一种难以言喻的酸楚与温暖所填满。原来对方是记得的,原来他是一直都有在记得的,不然,又怎么会告诉身边的人呢。

 

任务完成后,他直接又飞去了委内瑞拉,参加了为期三个月的培训。这么长的时间里,他没有向任何人打听过罗星的情况,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最终,他以第二名的好成绩,顺利学成归来。见到教导员的那一刻,顾顺有种完成任务般的如释重负。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鉴于罗星本人的能力和情况考虑,上级特批将科学院最新研发的全机械神经中控系统用在他的身上。今早手术已经在进行,预计中午前会完毕。到时你可以过去看看他。”

 

他看着教导员,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其实他早已设想过最坏的情况,但却没有勇气去面对。因为他太害怕失去这个人,更害怕这个人因为见到他而失去继续活下去的希望。一辈子高位截瘫,再也拿不起狙击枪,再也不能上战场与队友并肩,这对一名战士来说该是多么残忍的事情。他不敢想,更不敢去见他,只能尽力去替他好好活着。

 

但是,那句话是谁说的来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顾顺到医院的时候,罗星还没醒来。目前他还只是生命体征暂时稳定,后续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却没有任何人知道。

 

罗星一睁开眼,就看到顾顺站在床前。麻药的药效尚未消退,此刻他整个人沉在床中,除脸以外全都毫无知觉。他费尽全力地动了动牙关,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从委内瑞拉回来了?”

 

“嗯。”顾顺看着他,“你大概还要在这躺多久?”

 

“不确定,医生说只是尝试,连能不能站起来都……”话到一半,却突然被顾顺堵上了嘴。

 

他吃惊地看着对方,顾顺将食指放在唇前,做了个“嘘”的手势,“好好养伤,别忘了,我们还有一场比赛要打。”

 

罗星合上了嘴,半晌没说话,随即却渐渐笑了起来,眼角有点湿湿的。顾顺也笑了,边笑边拉起那人的手,紧紧握住又松开,而后轻拍了两下,俯身道,“不许耍赖,我等着你。”

 

……

 

一年后,罗星无意中看到那张毕业证书,眼里流露出些许艳羡与遗憾。

 

顾顺安慰他道:“要是你去,保不准就第一名了。”

 

罗星笑着摇摇头,“你就会开玩笑。”

 

却见对方一板一眼地道:“在我心里,第一名的位置永远都留给你。”

 

【The end】

 

--------------------------------分割线-----------------------------------

可喜欢顾顺和罗星了,当然李懂也一样可爱。

这是一篇清水文,没有特别倾向,只是对他们以往故事的回溯,以及太心疼罗星所以强行续写把结局拗回来。因此可以当做战友情,也可以当做cp向来看。直升机编号是随手编的,如果有什么问题还请专业人士指教。

 

接近半年没动过笔,手很生,希望各位不嫌弃。

 

新年快乐。

评论(37)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