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央

开学即神隐。盗笔/全职。手速跟不上脑洞。BL黑花,瓶邪,双花,喻黄,伞修,林方,周江,韩张,双鬼,昊翔/周翔等。BG二丫。
对纯大团圆结局有着极强排斥心理。
女神八月长安。不看脸的话,男神是三叔。

【黑花】此去经年(8)

【八】

    解语花在车上睡着了。黑瞎子看着他在月光下的侧脸,不得不承认,小九爷这几年,真是出落的越发勾人了。黑瞎子很少会用这样的词评价人,更何况是个男人;然而这一次,他却觉得,再找不到比这更合适的词了。因为不忍心惊醒他,黑瞎子本想悄悄把钥匙从他口袋摸出来,再直接将他抱进屋。然而他没料到解语花的感官竟这么敏锐,即使只是这样小幅度的动作,他也立刻就清醒了过来。

    不过就算脑子是清醒的,身子却依然处于酒精作用下的状态。黑瞎子架着他进了门,帮他洗了把脸,又泡了杯茶递给他。而后道:“不打扰小九爷休息了,我先告辞。不过留句话给小九爷——有些事,总要自己去闯的,闯过了,便过了;闯不过的,那就永远只能做个失败者。”

    解语花没有再说话。屋里一片静默。黑瞎子刚要带上门,却突然听见背后传来一句:“等等!”

    他转过身,笑着看那个坐在床边的人,“怎么?”

    也不知是因为期盼了太久还是因为害怕好不容易才找到那么一点点的信任感会很快散尽。那一刹那,解语花就这么脱口而出:“你愿意,做解家的伙计吗?”

    仿佛时光倒流,又回到三年前的那个夜晚。问话的解语花,还是那个十四岁的解语花。那人看着他,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出声。但最终,他还是缓缓地点了点头:“好。”

    门合上,解语花往后一倒,迅速地进入了梦乡。他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这么踏实地睡过觉了。

    在梦里,他见到了阔别多年的母亲。那天是父亲的葬礼。那时候他还小,懵懵懂懂地跟在母亲身边。旁边的亲眷都一副哀戚的样子,于是他也作势要哭。然而却挤不出什么眼泪。“傻孩子,”母亲发现了他的举动,蹲下身来,“哭不出来就别哭了。”解语花望着母亲,发现她的眼神里有一股无可奈何的隐忍。“你要记住,从今往后,将由你来撑起解家。所以,如果现在的你掉不出眼泪,那么今后你也都不要再流泪了。”他愣愣地听着,似乎懂了点什么,伸手抹去母亲面颊的湿润:“妈妈,那你也别哭了。”

   解夫人看着自己面前的儿子,没再说一句话,只是紧紧地将他拥入怀中。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儿子,从这一天起,将要面临的是怎样的命运。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