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央

主盗笔/全职,其他墙头看心情。BL黑花,瓶邪,伞修,双花,研安,荼岩,顺星(顺)等。BG二丫,狗解等。爱好强强、暧昧向互撩,多开放式结局。手速跟不上脑洞,开学即神隐。
女神八月长安、七英俊、琉玄。不看脸的话,男神是南派三叔。

【黑花】此去经年(9)

【九】

    回忆到此戛然而止。他的肩上不知被谁拍了下,于是猛的回过神来。还没转头,就听吴邪道:“小花你过来一下。”

    这附近的情况已经勘探明了。瀑布的不远处有一个大的裂缝,里面的岩壁摸上去是暖的,有细微的水流淌出。初步估计应该是连到青铜树附近的岩脉分支。再往里暂且还不知如何。按计划,吴邪只准备留两个人在外面接应,剩下的,便都随他进去。

    人群散了后,解语花跟吴邪一块儿坐在山坡上。“向你打听个事儿,”小花扬了扬下巴,“那边那个带墨镜的男人,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以前去蛇沼的时候认识的。那时他算三叔的人。”吴邪见小花有些疑惑,赶忙补充道:“就害小哥又失忆的那次。是在星月饭店大闹一场以及重逢了你,那之前的事儿。”

    “目测这趟秦岭会不太好走。我记得他身手挺不错的,于是就试着联系了他。没想到他答应的还挺爽快的,出场费也不像道上传的那般离谱。”

    “怎么了?”吴邪停下了话头。他发觉小花似乎已经走神了。

    “……没什么。”小花的瞳孔又重新亮了起来,“只是觉得,这个人,像极了一个故交。”

     毕竟是在山坳子里,兽子还是挺多的。夜里他们点起了篝火驱兽。火星飘忽,热流随着烟一起升腾起来,把四周的景象都熏染的模模糊糊。空气被凹折了,映出的人脸也都是扭曲的。

     不过这世上,扭曲的外表并不足以为惧,扭曲的内心才是最可怕的。解语花自八岁起就深深明白了这一点。他一面微笑地回应着那些伙计天南海北的侃大山,一面起身走到瀑布边。

     就他个人而言,虽然总因业务上的需要,不得不跟各色人等笑脸相迎地喝酒吃饭,但事实上他更喜欢独处。特别是在他脑内的思绪极度混乱的时候。二爷爷说过:“做当家的,就该习惯不需要人陪伴。这样才能在紧要的时刻,做下最准确的决断。”

    他看着水花四溅,却没有注意到,远处帐篷后,有一道目光,一直追随着他。

    水雾贴在解语花脸上,用手一抹,凉凉的。那些事,是过去有多久了?本该永远忘记的,却怎会知道,被那人一句话一个照面,就这么轻易地重又勾了起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