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央

主盗笔/全职,其他墙头看心情。BL黑花,瓶邪,伞修,双花,研安,荼岩,顺星(顺)等。BG二丫,狗解等。爱好强强、暧昧向互撩,多开放式结局。手速跟不上脑洞,开学即神隐。
女神八月长安、七英俊、琉玄。不看脸的话,男神是南派三叔。

【黑花】此去经年(18-19)

【十八】

   

    再向前,裂缝没有延伸多远,他们就听到了淙淙的水声。两侧岩壁也都出现了花岗岩的岩质,还伴有些许岩精。“是了!看来探路的伙计没有报错。”吴邪满意地点点头,“前面应该就是地下河道了。”

    说话间,奔腾的河水便已出现在他们面前。并不如当时他跟凉师爷一伙人来时那么烫,估计是间歇性喷泉,趁着没喷发,最好赶快走。上次在水里被烫的屁滚尿流的情景此刻他还历历在目,“坎肩,你先下去。探探再说!”

    水花四溅。

    “小三爷,这水不深,还有些温!”坎肩从水里探出个脑袋。

    “你再摸摸,水里有没根铁链?”吴邪继续问。

    他一个猛子潜下去,摸索了半晌。“有的有的!很粗还很大!”在场的不少人都意味不明地笑起来。

    “笑什么!”吴邪喝道。“这可是地热喷泉,这次运气好,赶巧没喷发。要是等它喷起来,烫死头牛都绰绰有余。还不赶紧走!”

    因为水着实有点深,众人也就不再指望防水裤,直接脱了扔在岸边,就此废弃。将背包用防水布包好,背在胸前,然后一个个顺次跳进了河中。

    “抓住铁链,跟紧了!”

    “吴小佛爷,我说,这次该不会像刚才那样出什么怪鱼了吧?”

    

    “不会。这边的水太热了,而且含有硫磺,正常鱼种生存不了。别七想八想的,专心点!”

“行行行……”对方识趣地闭上了嘴。

    暗河的岔道还是不少的,然而幸亏指路的铁链只有两条,于是他们很顺利地一路向前。地势越来越低,很多地方都有暗流与旋涡。顶上的石壁也越来越矮,有个伙计没看清,便被尖锐的碎石划破了额头;不过好在没有大事。

    到了后面,脚已经碰不着底了。他们只好半游半飘的,不过这样反倒没像之前那么费力。大约又过了二十分钟,水渐渐变凉,显然是已经远离了温泉带。吴邪一直谨慎地握着铁链,等着瀑布的出现;然而最终他却没能等到回忆里的瀑布,而是直接游到了一片浅滩上。

    那是一个非常大的洞穴,洞顶也蛮高,远远看过去,洞的中央似乎还树立着什么。吴邪嘱咐人打亮冷焰火,然后在靠岸的地方拾了一些尚未腐朽光的树枝,想办法生了一堆火,让众人烤烤衣服。而他自己,则打着狼烟手电,向洞中间走去。

   等看清楚是什么东西的那一刻,他在心里暗暗吃了一惊。妈的!这是什么情况!他们就直接游到秦岭神树脚下了?这是什么道理?难道不是应该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能终拜其真面目吗!上一次见到神树之前,他可是从悬崖落水摔得七荤八素,又被老鼠追的走投无路,点了火把,拉起一具死尸,才从人家棺材背面走了长长的密道过去的。这一次是怎么回事?这么轻松的,就被他找着了?他吴邪活了这么多年,终于老天开眼,第一次没有死死折磨他,让他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十九】

    休息片刻后,众人重新穿戴好衣裤,清点了背包和物品,便向秦岭神树走去。

    听着周围人的惊叹,就跟自己第一次见到此情此景时一模一样。然而此时此刻,这巨大的青铜树却无法给他带来任何美感,有的只是一股子妖诡与媚孽。他非常不愿意去触碰的那些回忆又再次从心底升腾起来;那种恶心的感觉,仿佛一团寒冷而黑暗的稠质,紧紧黏附在他后背,带来穿脊透髓的凉。

    然而他不能逃避。他很清楚自己来这里是干什么。有些路,他必须要走下去。因为从他脑内计划成型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我们要从这儿爬上去。都戴上手套,那青铜上沾着些不干净的东西,碰了不太好。”

    “吴小佛爷,那上面什么东西,能明说吗?”

    

    “碰了会过敏的物质。你要想不戴也可以,待会儿发痒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那可不是一般的痒;去挠你铁定要掉下来,不挠你也会因此疯掉。”

    “行行行,听小佛爷的。呐,各自手套都拿去!”

    吴邪见状,本该是要松一口气,因为只有他自己清楚要戴手套的真正原因是什么。然而他却依旧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像是有什么很不好的事要发生,虽然他也说不清那会是什么。

    “我先上去。”解语花一边活动着关节,一边淡淡地道。

    “也行。”吴邪是曾见过发小徒手攀岩的,所以对此他并没有太多担心。“上去后不要轻举妄动,控制住那些人,直到我到达为止。”吴邪在他耳边低语。

    “ok。”小花朝他笑了笑,便头也不回地攀上了青铜枝丫。

    吴邪正打算分派人手背装备,却见黑眼镜直直地走了过来,随手便抓起地上最大的一个背包。“我跟他一块儿上去了,殿后就麻烦你了。”虽然被墨镜遮着,但吴邪还是觉得此刻黑瞎子一定正在挤眉弄眼。

    “作为我请来的人,你不觉得你太自觉主动了一点吗?”吴邪挑了挑眉,“不服我的安排?为什么?”

    “你觉得呢?”对方并未正面回答,而是把这个问题原封不动地又抛给了他。吴邪眼神一冷,面色立刻凝重起来,“你的意思是……”

    黑瞎子见状赶忙缓和气氛:“不不不,小三爷别多想。本来是想逗逗你的,不过你似乎没几年前那么好玩了……我错了!别掏枪!……”

    他伸手止住吴邪进一步的动作,凑近他耳边低声道,“别误会,我是你三叔那边的人。”见吴邪盯着他的目光里仍带犹疑,他又补充说,“不管你现在信不信,我之后的举动肯定会让你明白——但说真的,我只是担心他……你懂么?”

    吴邪愣了几秒,眼神迅速黯淡下去,随即低下了头。黑眼镜知道他想起了谁。“那个人会回来的,”他走上前,拍了拍吴邪的肩,“相信我。”

    他并未按原本的安排走在最后,但是这一次,吴邪没有再拦他。

    或许是冥冥之中,他们的心里,都明白了什么。那是某种共识——只有曾经历过它的人,才懂得,所谓咫尺天涯的含义。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