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央

主盗笔/全职,其他墙头看心情。BL黑花,瓶邪,伞修,双花,研安,荼岩,顺星(顺)等。BG二丫,狗解等。爱好强强、暧昧向互撩,多开放式结局。手速跟不上脑洞,开学即神隐。
女神八月长安、七英俊、琉玄。不看脸的话,男神是南派三叔。

【全职高手·全员向】多年以后

叶修在带领国家队捧回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奖杯后,便正式退役了。他果真信守承诺,没带账号卡上飞机;但在场下,还是有不少慕名而来的别国队长,被他用随手一抽的各式职业虐的心服口服。

散人的账号卡在他走后,出现了一个脱节。他本想让包子继续掌控着,但无奈包子接触这个游戏的时间已经偏迟,对荣耀的了解有限,当打的年纪也没再几年。散人在他手中,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很快从主力的位置退下来,顶多也就在赛场里充当起补刀的角色。包子自己也承认:“老大,我还是板砖用的舒服。”然而冯主席不忍让这个有特殊意义的账号从此于时间长河中消磨掉,于是下了死令,要求各大站队都得从训练营里挑出一个潜力生来。从娃娃起,就让叶修亲自给他们灌输进散人思维与战斗模式,实行专业培养。费用由联盟出,算作给国家队培养储备人才。

“行啊老冯,真是一天安生日子都不让我过。”被揪回来的叶修抱怨似的嚷嚷道。此时他已在弟弟叶秋的公司帮了几个月的忙,也算的上是半个老板。处理公务时他回邮件的手速常吓坏底下的小员工;只要他在,一般就是别人这一页的通知还没看完,下一份的材料及解决方法已经又到了手上。

同时他还参与了兴欣战队的股份投资,虽然钱数不多,可是从来没有断过。兴欣也开始有了自己的训练营,他得空时偶尔会过去看看,有没什么值得提点的好苗子。其他战队也动过把他挖去做教练的念头,却统统被他婉拒。只有在他特别开心的时候,才会去跟曾经的敌人,打那么两场友谊赛。

而张佳乐在那一次邀请赛后,似乎就跟幸运E这个符号越距越远。回来后的第十一赛季里,他跟韩文清强强联手,终于了结掉了多年的夙愿。随后二人一起谢幕,张新杰接替韩文清成了新的霸图队长。这真是百年难见的奇观,居然有战队的队长是奶爸。繁花血景终究不再,换作繁花拳影代替它登上了领奖台。有那么一点说不出的遗憾,可张佳乐并不在乎。因为手机里不多久就收到了一条短信:“回来就好,别再倔了。”发信人是孙哲平。

他开了小号上荣耀,看见再睡一夏出现在他旁边。他笑了笑,发了条密过去:“今晚怎么有空在线?”却看见游戏中那人的头上直接冒出一个文字泡来:“等你。”

他忽而就想起很多年前的那场混战。“我看你水平也不错,不如我们一块儿组个队吧。”

职业历程终于结束了。他们又可以重新回到网游中,继续做着那个放荡不羁,又狂又傲的少年。不过他相信,这一次,不会再像那时候那么狼狈了;被人追打的屁滚尿流,还得强撑着面子说没事。这一回,他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再次比肩。

真好。

王杰希又打了两年,却在第十二赛季被轮回再次夺冠后,宣布把主力位置全权让由高英杰。他说,机会总是抓不完的,但舞台,得留给新一辈。高英杰也不再是三年前那个会因因输了几场,就寝食难安而后熬出两个硕大黑眼圈的男孩子了。他也长大了。在接过【王不留行】账号卡的那一瞬,他只说了一句:“队长放心。”

“……你又叫错了。”对面的人一本正经,“从这一刻起,你就是微草的新任队长。”

“是。”抽了条的他已经比王杰希还要高出一截。他上前两步,弯腰抱住身前的人,轻轻将下巴搁在对方肩上,很久很久都没再说话。已经近三年没再哭过的他,此刻却哽咽到说不出话。

“傻孩子,别哭。”肩膀被泪水泅湿的人拍着他的背,“微草的未来,可就交给你了啊。”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红着眼眶,对这个像父亲一样照顾了他这么多年的男人,重重点了点头。
   

谢谢你。真的,很感谢你。

  
因为只有他们两知道,微草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远没有外界看起来的那么容易与轻松。

第十三赛季,唐昊领着呼啸战队杀出重围,成为又一支新诞生的冠军队伍。同一赛季,雷霆跟虚空战队双双爆发,同时挺进四强。肖时钦在台下按住因与冠军失之交臂而气的直哼哼的戴妍琦,“都跟我这么多年了,脾气还这么急呀。”

“要是我刚才那个冷却技出的再早一些就好了。”她懊恼地道,颇为不满地盯着台上的那群人,似乎并没有听见队长的话。

“小戴,在荣耀这舞台上,我所剩的时日,其实也无多了。总有一天,那个“37连胜”的大关要你自己去闯,而不能总依赖于我。”

“队长……”戴妍琦这才听清他在说些什么,失魂落魄地把目光转回来。

“在这之前,我希望教会你我所会的全部。因为我一直期待着,你能成为下一个楚云秀。”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李轩与吴羽策互望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可是眼神里什么意思,他们却早已心知肚明——

“就这样!明年的冠军,没跑了啊!”

   

 

     蓝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终究没能在退役前再拿到一个奖杯,很可惜,八年,都只差了一点点。最后一场比赛他们遭遇的是重新强大起来的嘉世,邱非颇有着种非要跟孙翔一争谁是新斗神的劲头。所以导致的结果就是,他们那些年的回忆,永远都只成了回忆。

止步四强,凭谁都不甘心。可是没有办法,年龄是横在那里的坎。其实喻文州本可以再多打几年,因为他并不受手速限制。可是他为了曾经给一个人的承诺,决意跟那人一起离开。

“我不服我不服,叶修那个混蛋都有四个奖杯,凭啥我们只有一个。”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袖子,漫步在江边。风其实挺凉,只是他们刚刚喝了点酒,所以感受不到。

“少天,只是我们不在了而已。要相信,蓝雨还会有很多个那样的夏天。”

“哼,等加入了蓝溪阁,看我杀他们一个回马枪。”话虽这么说,失落却是掩盖不住。

他正想着再安慰两句,却感到膝上一沉。原来那人嘟囔着嘟囔着,却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睡着了。

“晚安。”他望着漫天星辰,听着大浪涛涛,脱下自己的队服,又盖了一层在黄少天的身上。

“明天起来,又会是新的一天。我保证。”夜幕中,喻文州悄悄弯了弯嘴角,谁也不知道。

第十五赛季,下领奖台的那一瞬,苏沐橙就拨通了某个人的电话。

“喂?你看到了吧。”她笑的很灿烂,刚刚在台上宣布退役的那点阴霾霎时就被一扫而空,“终于结束了,我要回去了。”

“不错不错。可惜整支队伍还是年轻了些,所以冠军不像我当初那样,是三个连在一起的。”电话对面那人的声音,懒懒的,却又温和如初。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总有一天都会有的。兴欣还有那么多个六年要走。”她把围巾绕上脖子,脑中突然浮现起那晚她裹得毛茸茸,跑去网吧找叶修打副本的情形。

“是啊……”霎时安静到只剩下踩在雪里的脚印。片刻后,对方才再次开口,“欢迎回来。”这一次,这句话,终于是换成了他对她说。

“可先说好诶,这一次,再不许请我吃泡面了啊。”她欢欣鼓舞,雀跃的心情藏也藏不住,从话语的间隙中,就这么冒出。

“行,一言为定。明天我去H市接你。”

“一言为定。”她挂断电话,蹦蹦跳跳地往新建不久的战队宿舍跑。放大了看,一举一动,都孩子气极了。

  

可她不怕。她再也没有什么好担忧,再也不用顾虑别人说她什么。

因为她知道,只要有他在,她就可以做那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公主。

    

其实当时第一眼见他,她就觉得这人跟自己的哥哥好像。同样争强好胜,同样倔不服输,同样的认真专注,同样在打游戏时有着很大的野心,可在对着自己的时候,又那么温柔。

  

不过,好像还是有哪里有那么点点不同。而具体是何处不一样,十三岁的苏沐橙还说不出。

叶修过来帮她搬东西。战队的新人都为能见到这个传说中神级人物而庆幸万分。女孩子杂七杂八的东西远比男生的要多的多,有些零零碎碎,实在是搬不走,苏沐橙就把它们留给了果果与唐柔。

“沐橙,我们明天,去你哥那儿一趟吧。”叶修忽然开口。

“好。”

窗外的雪花又开始飘飞,跟九年前叶修离开嘉世的那个晚上,一模一样。

可是心境,却截然不同了。

南山墓园。

“很多时候我都想,让我在你身边跑一辈子龙套吧。游戏中不是了,生活中还可以继续。”

“生活中呐……那可就不能让你做龙套了。”身边人将手环过她的肩,搭在厚厚的羽绒服上,向自己这拢了拢,“我在想,要是现在就在这里向你求婚的话,你哥会不会跳出来打我。”

“不会吧。”女孩噗嗤一声笑了,“其实我哥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有多好?”

“好到值得他,把他所拥有的一切,全都托付给你。”她直视着他的眼睛,说的异常认真。

“沐橙,我们结婚吧。”叶修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钻石的微光,一闪一闪。

“我答应你。”她伸出手,看着他把戒指带上。

雪花依然在飘扬。

【The end】

————————————————————————————

算是百粉点文的福利之一吧。

写的有些仓促,希望大家喜欢。

另外点梗活动到今晚( 8.23)截止啦   有想看文的亲抓紧噢

评论(15)

热度(196)

  1. 布鲁姆小家伙越洋情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