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央

主盗笔/全职,其他墙头看心情。BL黑花,瓶邪,伞修,双花,研安,荼岩,顺星(顺)等。BG二丫,狗解等。爱好强强、暧昧向互撩,多开放式结局。手速跟不上脑洞,开学即神隐。
女神八月长安、七英俊、琉玄。不看脸的话,男神是南派三叔。

【全职高手·全员向】婚礼

王杰希是第一个来到婚礼现场的人。他的大小眼依旧没有改变,然而这些年他却发现了一个新神器——帽子。把帽檐稍稍压低一些,投下的光影,便能有效修复脸上的不均衡。而且这样一来,别人也会把注意力放在帽子的颜色与式样上,而不去注意他的眼睛。“听云秀讲,杰西大神也快修成正果了。”苏沐橙向叶修耳语道,“他的对象是微草曾经的粉丝,原微草全国后援会总会长。”

远远的,王杰希就见叶修身后站了一个人,穿着西装,仪表堂堂。那一刻,他的脑中像过电影般,霎时蹦出了十几个同行的名字。然而走近后仔细一瞧,却惊得他两眼瞬间都一样大了:“居然是你,方锐?!”

在决定了结婚这事后,叶修便开始慎重考虑起伴郎的问题。叶秋是肯定不行了,虽说年纪比他小那么几秒,但前两年就已结了婚,所以果断pass。而后他翻起了电话簿,第一个挂给的是黄少天;然而对方一听完就表示,不行不行不行,他还要等着起哄和灌叶修酒,怎么能去做替别人挡刀这么无聊的事,当即拒绝。随即叶修才挂给的方锐。一方面是因为方锐算的上是联盟中酒量比较好的人,起码跟孙哲平那种三杯倒比起来是好了不要太多;另一方面,方锐也到了老大不小的年纪,却还没找到合适的女朋友,听说伴郎容易脱单,他也想借着这事沾沾喜气。

于是就这么敲定了。

“怎么样,今天的我是不是很帅~”方锐依然是那副调笑中略带猥琐的语气。

然而王杰希并不买他的帐。他首先跟叶修握了握手,而后将目光转向沐橙身后的唐柔:“唐小姐今天也来了呀,还是伴娘。不错不错,很漂亮。”他顿了顿,“就是可惜了,不是微草的人。”他还在为当初没能把唐柔挖到微草来的事而耿耿于怀。

“多谢夸奖。不过今晚,沐橙才是主角。”唐柔倾头,微微一笑。她一向很知分寸。

唐柔与苏沐橙的关系也早已不可同日而语。自第十赛季结束,叶秋走后,沐橙的新搭档便换成了唐柔,两人成为无可置疑的兴欣主攻。队长跟主攻都是妹子,而且还是搭档,这在荣耀的历史上着实罕见。做下这样的决定是有原因的:一是苏沐橙在进驻兴欣前的六年里,一直都是跟战法打配合;二是君莫笑交到包子手上后,无法继续承担中心位置,兴欣急需人手撑起半边天。而在尚不成熟的战队里,这是最稳妥的选择。不过虽听起来都挺容易,真正操作起来却没那么简单。十一、十二赛季,她们经历了漫长的磨合期。直到十三赛季,包子的发挥趋于稳定,乔一帆、安文逸与莫凡对角色的掌控程度逐渐向他们心中的目标逼近,再加上方锐的黄金右手使得格外出神入化,他们才一举为兴欣夺得了第二个冠军。

被无视了的方锐在心底默默哀嚎了一声。重色轻友的人!不过紧接着,跟肖时钦一块儿进门的戴妍琦倒是没辜负他的期望,径自奔着他来,隔老远就喊了一声:“方锐~!”

“哎。”他自认为很帅地朝对方笑了笑。

“——我早就说了你对叶神是真爱嘛!要不,你怎么会给他当伴郎来了~真不愧他当初把微博首发献给了你~”面前的小女子笑的比他还要奸诈。

方锐捂住心口。他觉得自己这口老血若再不吐出来,就要梗死在那里了。

紧接着,来宾接待处的人也到了。

“嘿老叶,我说,跟你认识了这么多年,咋从没发现过,收拾一下,你也能这么帅呢!果然人靠衣裳马靠鞍!”帮忙收礼金的老魏夹着烟走过来,作势要去捏叶修的脸。结果被他毫不留情地一把推开。

“小心点,记账时别让烟灰掉上去。我可是跟老板娘有约在先,买过保险。”

“什么保险?”

“烫坏一个红包,一个B。三个红包,一件银武。到时那些可都由你的工会买单。”

“……靠,果然不该夸你。心还是这么黑。”

“那是。”叶修理直气壮地点点头,“你不早该在十六年前就知道的么。”

老魏对垃圾话的免疫早就达到了百分之一千的程度。“我马上就要转去技术部了……话说你要那么多B干嘛?”

“给我的新学生做见面礼物。”

魏琛挥挥手,“行,知道了。老夫这么高龄但战斗力依旧猛,足以见我的手有多稳……”被叶修用沉默温柔又霸道的喻式微笑盯了足足三秒后,他终归缴械投降,“你放心,烫坏礼金是不会的。不过话说回来,你就不怕我私吞你的红包?”

“怕什么。有小安在呢。”

这一回,魏琛终于彻底失语。

要说在安文逸心中,唯一能和偶像张新杰比肩的,也就只剩叶修了。谁都不知道他那个寒假过得有绝望,整天提心吊胆。他做过无数种假设,包括最惨烈的一种,就是出来没半年又重新扛着铺盖滚回去,遭受众人耻笑的眼神。他给自己打了一万遍预防针,才敢重新回到上林苑的房子里。可谁知道,等着他的竟是那样一份大礼。

他知道那礼物背后的潜台词——我们不会放弃你。他也知道,能做出这样抉择的人是谁。既然大家都不嫌弃他,那他又有什么理由放弃自己?

是叶修给了他第二次机会。重生的机会。没有那时候的他,便没有现在的小手冰凉。

所以,帮叶神这一点忙,根本就是于情于理都应该。

“啊,小周也来了。”穿着咖啡色风衣的周泽楷出现在酒店门口,“现在你可是妥妥的荣耀第一人了啊。”叶修笑笑地看着他说,仿佛一点都不介意他的风头掩盖了自己的传说。出于现任国家队总教练的身份,叶修平时与各个战队多少都有打交道。所以这次婚礼,每个队长都被他发了请帖。

“不……还是前辈帅。”周泽楷只吐了这一句话。

要真要说起来,周泽楷也即将退役。二十八岁,这应该是他在联盟的最后一年。时间并没有抹杀他的颜,反而更为其平添了一股成熟的意味。他的粉丝年龄层范围依旧在急剧扩大,数量上长期霸着联盟的头把交椅。因此,谅是他的职业生涯已近末端,广告商仍舍不得放弃他的经济效应。听说有多个赞助商已经打起了要他退役后去做荣耀比赛特约嘉宾的念头,即使不擅说话也没关系,只要他放上脸就够了。甚至还传言有模特公司准备跟他签订长期契约,这一点他倒是有认真考虑过。

孙翔跟邱非是一前一后进来的。这么多年的时光,依旧无法磨灭横亘在孙翔心头的那口不甘。

“叶导,难得有机会见面,不考虑来一局吗?”自从叶修任教后,大部分同行都改称他为叶导。孙翔起初不愿意,最终却不知不觉也随了大流。

究竟是该归功于轮回的家教好,还是另有什么原因,谁也说不清。

“叫邱非跟你打吧。还是说,你想领教下小天的实力?”毕竟此时的叶修已经三十二岁,而邱非,才二十三岁。“总之都行,随你挑。”小天是叶修在联盟散人青训营中,目前为止最出色的一个学生。今夏的第三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就将由他持君莫笑的卡上场。

“……你……”这么多年,孙翔的脾气也改了许多,他终于学会让话在脑子里转一圈再出口了,“叶导,这种日子,给个面子吧。”他的眼神闪烁着,被刻意掩藏的期盼下仍隐隐透出当年的狂放与不羁。

“给呀,怎么不给了。没听说过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老人家,就不跟你们凑合了。”叶修轻抬嘴角笑笑。面对孙翔的不理智,他的表现还是跟八年前一模一样。不急不躁,乍听过去有种温水煮青蛙般的狡诈,但仔细一想,却又坦坦荡荡,无可指摘。

正巧唐昊走过孙翔身边,听闻此语,霎时摆出一副“我懂得“的表情,拍拍他的肩膀,“小心呀。你也到了要被以下克上的年纪了。”

“滚!老子跟你同届的,才二十五呢!”孙翔一巴掌拍了回去,算是回礼。

这一次的婚礼,从场地布置到司仪酒水,都是乾茗绿赞助的。陈果挽着夏仲天的手走了进来。她身着一款碧蓝的V领凤尾晚礼服,看得出是为了今晚这个特殊的场合精心打扮过。在经过酒店大堂那滑溜溜的大理石拼花时,身边的男人低头对她耳语了句什么,随后陈果笑眯眯地拎起了裙子,还不忘向他投去感激的一瞥。两人到了叶修跟苏沐橙身前,夏仲天向修一伸手,“恭喜恭喜!”全没有了当初第一次在公司会见时的轻薄与傲慢。

陈果是在兴欣第二次取得冠军后,才跟夏仲天有了又一次联系的。三年时间,足够让夏家的这个死忠粉明白,兴欣当初并非是有意要针对嘉世,它只不过是拼了命地想夺冠;而换作任何一支队伍拦在它身前,结果都一样。叶修也并不是那个存心要害得前嘉世土崩瓦解的罪魁祸首,一切不过是冥冥中的巧合与注定。每个人都有着迫不得已的无奈与不为人知的苦衷。若真要较真起来,兴欣的实质其实还与新嘉世一样——都是仅凭着对荣耀的爱,就能卷土重来。

兴欣再次夺冠后,广告商比第一次更为激烈的蜂拥而至。夏仲天在理智的思考后,最终决定加入这股商潮。谈妥了赞助后,他习惯性地拉开椅子就要走。可电光火石间他便已转过念来,既然双方现在已是商业合作伙伴,那么不管心里有何意见,还是得本着绅士的礼仪,等女方走到他前边。然而他没想到的却是,陈果边合上包夹,边吐了一句话:“其实夏总不知道,当年我也是嘉世的脑残粉。我的网吧就在嘉世大本营的斜对面,以前总是放嘉世比赛的视频,那时候……”

她像是想起什么一样,顿了顿,眼神亮起又暗下,最终还是没把后话续完。她将包带拎上肩,轻轻把椅子抬起,卡进桌下,而后才再次出声——

“在我心里,其实一直很感谢夏总。因为你出资买下了嘉世最重要的核心,才能保住了它不散去。”

夏仲天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个年纪相仿的女人。面对她从始至终都如一坦诚的眼神,他第一次开始觉得,他们间的距离,似乎并不似想象中的那么遥远。

或许他们真的只是,无意中错过了一个转身,便误将影子当敌人,义无反顾地飞奔,自以为是地在歧路上走出了那么远。而现在,才刚刚回到正确的起点。

“兴欣跟嘉世,这几年应该都不缺赞助了吧?”

“可不是嘛!”面前的人笑的像朵花。即便着装风格变了,拎的包牌子也变了,可每次一见到叶修,她就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二十五岁的时候。

张新杰掐着表,按邀请函上的时间一秒不差地走进了宴会大厅。沐橙有些惊讶地脱口而出:“秀秀怎么没来?”他微笑着,单手从一侧推了推眼镜,而后缓声道:“她刚怀孕不久。我认为这种场合太过嘈杂,不适合孕妇,就先让她待家里休息了。不过,她要说的话,我还是帮她带到了。”张新杰抬头转向叶修,镜片后的目光瞬间变得犀利,“云秀说,要是你敢欺负沐橙,她一定亲自来揍你。”

一旁的黄少天听到这话,忍不住插了句嘴:“说得好!加我一个!老叶,你要是敢对苏妹子不好,我们这么多人给她撑腰!你可小心着点!”

但听罢,沐橙却只是淡淡一笑,而后转头看向身边人:“他不会的。”

而回应她的,则是握着她的那只手,又紧了紧。

婚礼开始了。灯光暗下来,礼仪队开始奏乐,新娘新郎走在花毯上,两边是喷洒而出的金纸彩丝。然而再这样一个庄严而肃穆的时刻,黑暗中却冒出了两个如柯南中凶手般的轮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张佳乐气喘吁吁地拖着孙哲平,悄悄从边门溜进来,“我们的飞机晚点了一个半小时,才害得现在这么赶。美国佬果然靠不住。”他赔着笑向众人解释道。

“行了行了,反正都赶都赶上了。我也真搞不懂,当初你对叶修可是你死我活的不顺眼,居然会有一天为了他的婚礼而不远万里,火急火燎地非要回来。”孙哲平将行李放到一边。

“是啊。”张佳乐从后脑勺扯下皮筋,重新开始捆那把乱糟糟的小辫子,“当初的我自己,怕是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呢。”他端起桌上的饮料,喝了一口,“然而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最强的对手,最好的朋友。”孙哲平接过他的话,同时也笑了。

父母茶的环节,苏沐橙的敬茶对象是孤儿院以前带过她的阿姨。而叶修那边上场的则是他那个多年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老爹。他爹的外表,就仿佛叶修全身都PS虚胖后的效果,不过这放在五十多岁的人身上看,也算是正常的了。但开口讲话的腔调,却暴露了他以往应该是个政界人士。大家听着长却几乎找不到任何重点的发言,忽然有点明白叶修当年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并且一去不回的原因。众人都默默向叶秋方向投过去一个同情的眼神。

“辛苦你了。”叶修在台上与弟弟进行无声的目光交流。

“……~&#*×……”叶秋的眼中是一片乱码般的无奈。谁叫他有个这么任性又随心所欲的哥呢。既然已经帮他挡了十多年的骂,那就继续再帮下去好了。

……

“三鞠躬——”司仪认认真真地喊着,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后台角落里,有架开着荣耀画面的电脑。屏幕正对着现场,没有人操作,唯独一个角色静静地立在那里,从穿着依稀能分辨出似乎是个神枪手,在荣耀已经升级到满百的情况下,他的等级却还只有五十,甚至连冲击神之领域的资格都没有达到。

而他的头顶孤零零地飘着一个ID——

秋木苏。

短短三个字。那样寂寞。那样单薄。过往的人没有谁停下来看他一眼,偶尔会有个把骨灰级玩家觉得这个ID有些眼熟,却在短暂的思索后选择了擦肩而过。

今天有个人不能到场,可是他必须参与这个仪式。所以叶修跟苏沐橙商议后,决定了选择以这种方式。

在看不见的地方,似乎隐约传来一个少年的笑声:“这下你就不能耍赖了。吃完饭继续打啊!”

或许他们都忘了。可是总有人还记得。

……

杜明看着台侧疑似跟唐柔相谈甚欢的方锐,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这么多年,他也曾不止一次地动过转会去兴欣的念头,然而每次周队带着翻译江波涛去谈,换回的结果却都只是——不行。“为什么不行?”“因为我们队里暂时不需要这么一个角色。”这个理由倒是实诚的很,实诚到,堵得他哑口无言。

然而出乎意料的,新娘的捧花居然砸到了他头上。众人艳羡的眼神在刹那间便以完美的抛物线形式投聚到他身上。江波涛一边塞了一筷子海蜇皮进嘴里,一边眨着眼睛,似笑非笑道:“要加油噢!”

杜明看着周泽楷又补了一勺鸡汁炖蛋到副队碗里,感觉就像刚加完血的自己又吃了一记暴击,伤害指数百分百。

韩文清是带着女儿来的。看着老韩一脸温柔地在饭桌上喂女儿吃饭,众人纷纷表示不能好了,一定是今早打开世界的方式不对。老韩的女儿长的一副冰雪聪明般的机灵样,只不过不知是不是受父亲影响,似乎并不怎么爱笑。叶修走过来,故意逗她:“平时你爹没事,让他多给你买几个棒棒糖。你爹可不缺钱呐!”“是吗……”小女孩愣愣地问。“我偷偷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叶修凑近她耳边,“我们所有人的钱包,都上交给他保管了。”“真的呀~”小女孩惊讶地叫出了声。“真的,不骗你。所以让他对你好点儿。”

一边的老韩默默将螃蟹的肉从壳子里拔出来,送到自家宝贝嘴边:“叶修,少跟她说什么奇怪的话,别带坏我女儿。”

其实联盟里没什么活动能让新老选手齐聚一堂,倒是每年的那么几场婚礼,总变成各家各户叙旧的场地。

新娘换装片刻就好了。叶修敬完这桌的酒后,张佳乐咳了两声,将新郎拉到一边,有些不自然地开口道:“有位故人,说他今天不方便到场。拖我将礼金带来,以贺新婚之喜。”说着他便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包好的红包,朝叶修晃了晃。看样子,里面不少的一沓钱。“对了,那位故人还说,要向你跟苏小姐补一句,欠了很久的,对不起。””

叶修很快便明白了是谁。嘉世的前老板,陶轩。将战队转卖后,他就出国了。倒是后来张佳乐跟孙哲平退役后,去美国做生意时重遇上了他。他也向他们问起过叶修与兴欣的现状,末了久久一语不发,最后只是拿出一沓钱塞给张佳乐,拜托他们回国时帮忙转交。

这么多年,时光荏苒,几度春秋,可陶轩依然有些心结放不下。即便嘉世早不是那个十六年前他把一纸签约摆在叶修面前的嘉世,也不再是八年前他亲手将叶修赶走的那个嘉世,可他终究还是觉得自己有哪里亏欠了他们两。叶修在心底呵呵了一声,毫不客气地接过了红包:“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推辞了。”

……

毕竟是专程被邀请来帮叶修挡酒的,还是必须卖力点。起码在表面上,要给其他人这种感觉是。方锐不愧是猥琐流大师,不管是游戏中还是生活中,都耍的一手好诈。就刚刚过去的十分钟里,他已经凭着言语跟猜拳帮叶修挡掉了六杯啤的,一杯白的。然后趁人不注意,又悄悄往自己杯中掺了小半杯可乐,反正跟红酒混一块儿,也没人认得出来。但饶是已经机智如此,还是免不了被灌。特别是有人铁了心要搞你的时候,比如唐昊此刻就举着杯子,五分钟内第三次过来了——

“五个五啊,六六六啊,八匹马啊,九魁首啊……输了!”对方一脸计谋得逞的坏笑,“快喝!”

他无奈地举起杯,刚要送到嘴边,却突然被一只手阻住了要倒进去的酒液。

“……他今晚已经喝的够多了。这一杯,我替他。”

“哟,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林敬言前辈。”唐昊将酒瓶在桌沿磕了磕,“好久不见哪。”

“……是。”面对这个当年一举“以下克上”将自己拉下神坛的少年,林敬言却表现的出乎意料的平静。喉结一滚,杯子已经空了。“今天是叶修的婚礼。你也是职业生涯还未结束的人,没必要这么折腾自己吧。”

“前辈记得还真是清楚哪。”唐昊笑笑,“算了,既然林敬言前辈都这么说了,那还是改天再跟你玩吧。”他转向方锐,扬了扬下巴,随即便离开了这片区域。

“啊……谢谢。”方锐想,自己是不是也真有点喝多了。不然怎么会觉得脑子晕乎乎的,耳根莫名还有点发烫。

“以后别这样闹了。我不在的时候,谁会照顾你。”对方揽过他的肩,动作行云流水,自然的仿佛他们从来未有过分别。

“你呀……”他突然轻叹似的笑了一声。

“……”方锐还没来得及答应,就听一串连珠炮似的话语由远及近地传来——

“叶修个老鬼,说去上趟洗手间,结果就这么匿了!害得我到处找也找不到,说好的大仇还没报呢……呀,你们怎么在这儿?”黄少天拉着喻文州,气急败坏地满场转,没遇到叶修,却看见了今天的伴郎。

“方锐被地图炮了,所以我过来看看。”叶修树敌颇多,一旦失去集火目标,伴郎便难免就会成为可怜的替罪羊。“倒是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

蓝雨的前正副队在一起,早就成为选手群内部公开的秘密。“我刚刚跟孙哲平他们咨询过出国的事宜,大概打算去荷兰,初定今年年底。”

“为什么不早点走?”

“今年世邀赛队伍不是第一次大换血嘛。冯主席怕小年轻们经验不足,撑不住,要我暑期留在这儿做临时的战术顾问。”他看了眼仍在四处张望的少天,“那你们呢?”

“还没定。等他明年打完最后一个赛季再说。”

“文州文州文州!去那边玩吧去那边玩吧,你看孙翔他们也都在那儿呢!”黄少天开始拽他的手,迫不及待地就要走,“是投骰子还是打扑克,哈哈哈我真是好久没这样high了!”

“少天你等等……那失陪了,你们慢聊。”喻文州略带歉意地向林敬言点点头,一松脚就被黄少天整个拖了去,“慢点,别撞椅子了……”他被拽的一个踉跄,同时不忘提醒前边飞奔而去的人。

林敬言愣神了片刻,才发觉自己刚刚一直没换过姿势,而方锐竟也都全程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倚在他身侧。他刚想说些什么,那人却忽然抬起头,发丝擦过他的指尖,“林敬言大大,他们去荷兰玩怎么能不带我们呢。”怀中的人耍赖似的撅了下嘴,“我也要去。”

“行。”他那常年沉寂的眸子中终于缓缓浮现出一丝笑意,“要去哪儿,我都陪你。”

他看着他,一如十二年前那般,深不见底的一汪潭。却罕见的,灿若桃花。

另一边——“诶我说孙翔你到底会不会玩哪连邹远都比你强……诶诶小卢你过来我带你!”

“UNO!”一直默默无闻的邱非甩下一张蓝转同时不忘照规则喊话。

“哎哟小邱看不出来嘛这么快就只剩一张牌了……话说输的人有什么惩罚吗?”

“输的没惩罚,不过赢家可以指定任意一个在场者做任意一件事。”包子接话道。

“哎哟喂听起来还不错嘛。在场的小年轻好好把握机会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过了这村没这店了哟!”黄少天突然间仿佛促销大妈附体,就差拿个大喇叭来广播了。不过,反正他也一直都是这样凑热闹不怕多的性格。

“……”喻文州瞟了眼身边人的牌,呼了一口气。

幸好这人早就是我的了。

可惜看起来马上就要赢的邱非却没能撑到最后。接下来几轮一直在红黄间转跳,而他手中却只剩下一张绿牌,因此不得不一直摸。这也是这个游戏的有趣和精妙之处。有时明明离胜利只差一步之遥,却始终阴差阳错。

幸运女神最终临幸了周泽楷。不,应该说,幸运女神一向都很宠他。小周扫视了一圈,眼神闪烁,欲言又止,最后举手发话:“这次机会,我让给杜明。”

杜明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家队长。虽然队长原先就已经够帅了,但是这一瞬队长的帅气值简直呈指数倍增长,刷的一下就达到了MAX,突破天际。

“队长回去后我一定好好报答你……”杜明一边无比感激地在心底默念,一边颤抖着手开始思考应该借此达成什么目标。

在众人的起哄声里,杜明向唐柔单膝下跪,“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那就……周末竞技场见吧。还是老规矩。”唐柔一撩头发,帅气地答。

她跟杜明之间有过约定。职业生涯结束之前,他胜她十场,她就跟他出去一趟。然而每年他们单独对战的次数寥寥无几,除了全明星周末外,几乎少有其他机会,况且他还不能保证全胜。

饶是如此,在杜明坚持不懈的努力下,他的胜利次数还是累积到了九场,就差一场了。

可是唐柔,却在此时也退役了。

他原以为再也没有机会,牵手女神。可老天大概是今夜特别高兴,所以网开了一面。

像是突然间,所有的吵闹,都变得温柔到不像话。恍如做梦般,置身云端。

一片喧闹声中,新娘新郎却是悄悄摸到了酒店二楼的一间空房。开机,刷卡,登陆服务器,轻车熟路。君莫笑跟沐雨橙风,终于与秋木苏出现在了一处。世界频道霎时便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神级的君莫笑跟沐雨橙风同时上线!围观的人也瞬间增多。

可是这一切却丝毫不曾影响到房间内的两人。

“哥哥,我们来啦。”沐橙看着屏幕上那个虚拟小人,定定地说。

你看到了吗?

桌上七个冠军戒指排成整齐的一列,再加上两个世界邀请赛冠军的奖章,在电脑屏幕的映衬下,闪烁着微光。

仿佛无声的回答。

苏沐橙按下那个截屏的按钮,咔擦。三个角色被定格在了同一张相片中。

生命从来不多话,岁月向来不喧哗。
……

我有一个朋友,他荣耀打的特别好。

后来,他死了。

可惜这世上从没有如果。

不过,这都没有关系。

因为所有他想要的,放不下的,所留恋的;我都替他完成了。

这一路走来,我始终是带着两份骄傲。

分别属于当年那两个,因一场pk而偶然结识于网吧的,十六岁男孩。

如果此生的你再也没有机会,到赛场上去争取属于自己的荣耀。

那就让我,成为你的荣耀吧。

【THE END】

—————————————分割线———————————

接前篇《【全职高手·全员向】多年以后》

依旧是赶着放出来的,因为很多孩子马上就要开学了。

乍一看,似乎因为拖得太长,有些流水账。部分语句不太通顺,一些场合也只能草草带过。

不管如何,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那么多年后的他们。

终于又有了能重新相聚的场合。

评论(33)

热度(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