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央

开学即神隐。盗笔/全职。手速跟不上脑洞。BL黑花,瓶邪,双花,喻黄,伞修,林方,周江,韩张,双鬼,昊翔/周翔等。BG二丫。
对纯大团圆结局有着极强排斥心理。
女神八月长安。不看脸的话,男神是三叔。

【书评】不为成仁,只为成人——读《人间》有感

这么多年,看过那么多个版本的白蛇传,私心里,却还是最喜欢李锐与蒋韵合著的这一版。不是说它有多么曲折离奇,也不是说它比别者更荡气回肠,只是因为在这一版中,白素贞最后的归宿,是人躯而非蛇身。爱恨情仇处处都有,欲望纷念页页可见;然而这么多的纠葛,其目的何在,意义何在,还不就是为了最终成人。《人间》,人间。万种苦难皆修炼,世间沧海皆云烟。有的妖,拼尽全力只为成仙;可有的妖,却宁愿放弃仙身,只做个普通人。人有何好,妖有何坏?亦或是如李碧华女士书中所述,妖便一定不如人?一个一千岁的妖,依旧抵不过一个不足岁的婴儿?我不为所知,亦无可作答。

忘了是在何时,又在何地,曾听过这样一句话:绝对的正义便成了非正义。法师便是那正义的代表。然而,正义,便一定代表着正确吗?可若果真如此,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正义,在施行之后带来了更多的悲悯与伤痛呢?正义之下,只分对错,不问情由。这样的正义,是真能给民众除暴安良,还是干脆不要也罢?

小青,作为白素贞身边的映衬,是个类人的妖。然而即便类人,可妖就是妖,妖就是比人任性冷血,狠得下心,放得下面子,断的了情。在妖这里,无情便是有情;有情,才怕真要成了无情了。不信你看那白娘子,不正是因为痴心爱上了一个男人,才惹得最后被迫要与自己的孩子、相公一塔相隔,永无再见之日了吗。

是不是真有这样一个妖,或是更该称她为人的存在,我们无从知晓。或许这整个故事的诞生,本来就只是为寄托人们无处安放的情感罢了。然而在这个没有妖的世界里,与故事中相类似戏码却依旧不断在上演。过往的多少日子,多少年头,可不都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事态纷纭,变化之快,人心向背,又有谁人能料呢?莫说妖羡人,殊不知,又有多少人羡妖啊。做妖比做人简单多了,没有那么多情思,自由自在,不受天地间约束所扰;即便是化为人形,亦爱的果决,恨得果决,没有那么多剪不断理还乱。既无心之所向,心之所念,那便也用不着低身下作,委曲求全。所以打实来讲,一个人,是否就一定比那动物,比那妖,更有资格称自己为人呢?

《人间》的最后,白素贞终于愿意舍弃那一副皮囊。她终于想得通透,这辈子,做人不若做蛇来得干净。蛇尚且爱憎分明,人却总被无谓的理由迷昏头脑。

只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她早不是当年西子湖畔,那条晶莹剔透、天真单纯的小白蛇了。然而,纵使天真不再,她却依旧无邪。她将自己的冷血放尽,换来了人的热血;却最终用了这热血正名,洗刷了自己即将永远冰凉的身躯。

 

“谁先爱上谁,便意味着谁先输了。”

我有那么多世,可是有你在的,却只有这一世。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