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央

主盗笔/全职,其他墙头看心情。BL黑花,瓶邪,伞修,双花,研安,荼岩,顺星(顺)等。BG二丫,狗解等。爱好强强、暧昧向互撩,多开放式结局。手速跟不上脑洞,开学即神隐。
女神八月长安、七英俊、琉玄。不看脸的话,男神是南派三叔。

【全职高手·全员向】苏黎世的那些事

【注:看到最后有惊喜】

【一】
  苏黎世的选手餐标配是一人一天70瑞郎。其实这个标准放在本地看还是不错的了。早餐是牛奶麦片/烤牛角包+果汁/咖啡;午餐是煎土豆/面包片蘸酸奶酪,也就是传说中的奶酪火锅;而晚餐是冷食,面包+西红柿生菜沙拉或者甜玉米粒,几片熏肉,有时还会有土豆烧牛肉。但这么一点东西哪里喂得饱中国人的胃口。

于是以美食家著称的张新杰大大第一个不干了。他要吃热腾腾的饭!热腾腾的,没有奶酪,没有通心粉,没有土豆和面包的,饭!

这天照例晚六点开饭,可直到七点张佳乐都没见着张新杰到餐厅来。如此敏锐的他马上就发觉了不对,转头问旁边的方锐:“每天作息都如齿轮般咬合紧密的心脏杰是不是病了?”方锐扫视了一圈,“不对,叶修也没来。这两个人,肯定有情况。”

没想到话音刚落叶修就走了进来,一边走还一边问:“晚餐吃的开心吗?”

“开心你妹!”张佳乐恨恨地答道,“成天吃煎土豆炸土豆煮土豆奶酪土豆红烧土豆会开心才怪了。”

走得近了,方锐忽然瞥到叶修嘴角未擦净的一丝油迹,以及一股熟悉的油烟味儿。要知道,在国外,炒菜这种烹饪方式是难得一见的。

“等等老叶!”他暗搓搓地凑近了问“你是不是到外边去开锅了?”

一听答案,果然无误。号称为美食家的张新杰大大率先达到了对苏黎世自助餐厅的忍受极限。前一天晚上谋划出逃路线的时候,正巧被叶修看到,两人一合计,毫不犹豫地果断外奔了。

“靠,你们果然心脏!这等好事居然不叫上我!”方锐羡慕的有些气急败坏。

“……你昨晚那时已经睡了。”叶修翻了一个懒洋洋的白眼,却被对方习惯性地无视,开启免疫模式继续问,“那张新杰呢?怎么没见他跟你一块儿回来?”

叶修打了个饱嗝,耸耸肩:“他非要跟那家的老板争糖醋排骨到底放了几瓣蒜几勺醋才能做得美味……。”

十几天的赛程足够张新杰绘制出一份美食地图。叶修看到后,感叹了一句:“真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张新杰闻言,觉得真是说得太对,充分展露出他誓要与外国的面包奶酪奋战到底的决心,于是将这句话用标准楷体题在了地图的上方。后来苏黎世的主办方来中国队做客时,偶然看到那副地图,问他那是什么意思。张新杰非常淡定地用纯正的英语表达道——

“Your food is so delicious,not a little.”

【二】

周泽楷在中国时,母语就说不是很通,更别提换了一种陌生的语言。失去了九点水的翻译江波涛大大,到达苏黎世的第二天,他就迷路了。不幸中的万幸是,国家队的枪王凭着一张无所不能的脸,以及生动而丰富的肢体语言动作,让英格兰队的妹子成功地明白了他和她要回的是同一个酒店的意思。

孙翔听说后,顿觉这是个好的交友办法。但他并没有悟到其中“帅就是好用,什么都不虚”的真正内涵。事发第二天,他去健身房训练,看到一个国外的健身同党,觉得机会来了。于是毫不犹豫地拍拍自己,再拍拍对方,比了个大拇指的手势。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所获回报却是对方二话不说冲过来的一顿胖揍。委屈的孙翔大大回到战队后求安慰,被肖时钦大大一脸正经地告诉:“那一定是个澳大利亚人。”

黄少天看着挂彩的孙翔,差点笑到岔气,“哎你不知道,因为只有澳大利亚跟我们的这个手语含义是相反的。他们做这个姿势表示的是一种侮辱与轻蔑,而非赞许。其实不怪的你啦,文化差异嘛哈哈哈哈,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去多喝几瓶六个核桃,你说我说的对吧叶不修……”

“……恩”国家队领队懒懒地回了一句。

“哎老叶你居然回应我了,真是破天荒啊你也觉得我说的对是吧。你是同意我的前半句话还是后半句话呀……”黄少一脸感天动地的表情。

“……我只是不忍心看你像个傻瓜一样在那儿自说自话。”

黄少天受到会心一击,当即吐血身亡。从此荣耀群里就多了一个名为“实在不忍心看你像个傻瓜一样自说自话”的表情,成为了黄少天刷屏的终结图。

【三】

为最新战术辛苦训练了三天后,众人网罗回了一大筐丸子和菜回到酒店,决定好好犒劳犒劳自己。

张佳乐正要动手切菜,却被叶修阻住:“还是我来吧。”

“老叶你什么意思!要不要这么瞧不起我。以前百花开荤我都下厨的啊,不信你问孙哲平!”

“……我只是怕以你的体质,在这种关键时刻,耽误到比赛而已。“叶修无所谓地笑笑,“反正我也不上场。”

“……哼。”幸运E哑口无言,有苦说不出。

“开锅了开锅了开锅了!方锐和黄少天率先激动地喊道,就要往里下菜,却遭到了张·强迫症·新杰的阻拦。

“慢着!火锅得先丢丸子和底料煮,煮的过程中涮肉。肉涮完以后下鸭血、鸡胫等内脏,然后是豆腐皮,最后才轮得到青菜……”美食家张新杰不厌其烦的解说,同时坚持着自己的强迫症。哪怕是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也绝——对——

不妥协不认输。

两人听完,一脸郁郁寡欢地望着那个锅。人生啊,为何吃个火锅都如此不容易!

然而伐开心的可不止他们两人。当楚云秀打开大门去洗手间的时候,瞬间被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景象给震惊到。原来别国战队的选手闻到香味后,都不自觉地都聚拢到了中国队休息室的门口来……

“哼,看什么看!”孙翔又不高兴了,“再看也不会给你们吃的。”他叼着个丸子,故意嚼啊嚼,勾着嘴角,对围观人群中那个曾揍过他的澳大利亚选手笑的一本满足。虽然对于这种挑衅行为,对方脸上是一幅想冲上来再揍他一顿的表情,他也毫不在乎。

哼,就算再揍我一顿我也不给你吃。孙翔大大开心地想着,并没有意识这句话原本好像就有哪里不对。

【四】

闻着火锅的香味,苏沐橙不禁感慨道:“真是好怀念哥哥做的小葱拌豆腐啊。”

小葱拌豆腐,一道简单、家常至极的菜,可却几乎是十几岁时苏氏兄妹每餐除了白米饭外必不可少的全部。

苏沐秋的做菜技能点不敢说有多高,但跟叶修一比,好歹还是有那么几道上手的。苏沐橙本也想学,但哥哥却总是护着她:“你的手,是要握笔上大学的。万一一个不小心,切掉手指头,那可了不得。这些杂事,还是交给哥哥来吧。”

现在想来,哥哥本人还真是完全没意识到他自己那双手的价值啊。

当时他们日子都过得艰难,一个是离家出走的少年,一个是本就没有家还得拉扯一个妹妹的哥哥。所以伙食问题,除了泡面外,基本不买外头的现成东西;每天都是在菜市场快关门的时候,才出去低价收购一些食材,拿回家自己烹饪。所以叶修这个十指不沾羊春水的“大少爷”有时也会跟着沾沾光,饱饱口福。料是不怎么样,可手却是巧手,能化朽材为珍肴。

叶修在当初跟他对战的时候,就有一次发现他的状态特别不对。“怎么回事?”他问,“你今天干嘛突然放水?是想故意输给我的吗?可那也没用啊。因为就算不放水,你也赢不了我的。”

“你妹!放水个鬼啊!老子是迫不得已!昨天做饭的时候不小心伤到手了……”

“哎哟,看不出你还有这个技能点嘛……”不过漫不经心的调侃只持续了一瞬,就转成了认真地逼问,“你到底有没有事?要是手实在不行的话,今天就算了,先回去休息吧。竞技场,以后还多的是机会……”

“小事小事,没什么。担心我呀?”

“谁担心你了!苏沐秋大大!不服来战!只是不许再放水了啊……”

被点名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蓦地,香烟与绿箭的气味搅和在一起。

……

真的是机会还多的是吗……

……
“叶修哥,你要再不动筷子,可就没有了啊!”一旁的苏沐橙将刚抢到的一茬培根放入叶修碗中。

果然传言不假。人老了,还真是会念旧的啊。二十七岁的叶修,无奈地对着十七岁的自己笑笑。然后看着两个少年的幻影,一点一点消散在眼前。

敏锐如喻文州,率先发现了领队的表情有点不对。他先送上了一个喻·总裁式微笑,而后才衔上一句:“被烟熏着了?”

“没……是在国外太久没碰过如此意蕴深远的食物,被感动哭了。”话音未落叶修便站起身来:“都抢完了吗?我可要出手了噢……特别是,手速慢的那几个。”他瞟了眼身旁的有心人·喻队,“待会儿被抢光了可别怪我没给过你们机会。”

回答他的是一众筷子磕碰声。

【五】

张佳乐每天都会给孙哲平发微信,内容也无非就是他在苏黎世的一些所见所闻。孙哲平一般都只言简意赅地回个“恩”或“。”,但张佳乐知道对方是确实有认真看过的。当谈到苏黎世的饮食时,张佳乐抱怨他快被主办方喂成一只土豆了,孙大大·壕却只是非常邪魅地一笑,然后大气地一挥手:“明年夏修我带你去欧洲度假,每餐想吃什么,自己挑。”

张新杰也每天都会与韩文清视频通话。一是与他交流战队情况,二是强迫症本着为战队美好未来长远发展的理由,督促每个队员(当然也包含老韩在内)一定要准时去睡。

其实张新杰有个不为外队人所知的秘密,那就是他有裸睡的习惯。并且同时,他还是个“裸睡疗法”的坚定信奉者,坚决认为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让人彻底放松精神。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韩文清与他一起生活了太多年,虽没达到被洗脑的程度,却多多少说也受了些耳濡目染。

于是当方锐敲门问张新杰要美食地图给林敬言炫耀时,一不小心就瞟到了没穿衣服的张新杰。光膀子并不罕见,但是光膀子并且同时还在和韩文清大大视频的张新杰大大罕见。这冲击力实在是有点大。“哎哟我去!”点心大大双手捂脸,但按在眼睛处的食指与中指却是分开的。“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他一本正经地道,“韩队你要相信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以及我也相信你跟新杰大大什么事也没有。”

“不用惊讶,”舍友张佳乐一边刷着ipad一边补刀,“韩队平时也这样。”

方锐受惊过度,卒。

没有了搭档的第一阵鬼李轩活的实在是寂寞。他本来就不属于那种太会聊天的人,平时话也说的不多,只是努力按喻队和叶领队的要求奉行“少说话,多做事”的戒律。而战队中也没有别的虚空队友。于是不知怎么,他就被拉为了周泽楷、孙翔、唐昊每晚四人扑克组的一员。
虽然这三者算不上战术派,可好歹也是在原队中担任队长的人,脑子多少也差不到哪儿去。因此孙翔与他们一比,智商告罄立刻凸显。好在周泽楷与他同队,总会顾着他一点,这才没让他输得太过难堪。
于是每天李轩与吴羽策的睡前通话就从这样变成了这样——

“今天你们赢了孙翔多少把?”
“五把。”
“那孙翔输在五张牌以内的有多少把?”
“似乎……没有。”

“今天周泽楷是孙翔上家的有多少把?”
“五局。”
“他手上只打出了五张牌出去的有几局?”
“三局。”

【六】

真说起来,前面这几者的联络都是主动的,只有肖时钦大大每天与小戴的数次通话是被迫的。因为小事情的所言所述,已经远远满足不了腐女·戴的好奇心了。所以小戴决心要通过自己的一双慧眼,来发掘出那些潜藏在日常下的真♂相。

于是……

王杰希在分完房间的第三天晚上就被敲门了。他开门一看,是黄少天。“我跟你换个床位好不?”来人一面说着,一面偷偷摸摸地看向两边。

“为什么?给我个理由。”

“这……”不知为何,黄少天竟也有哑口的时候。

王杰希也不是个强硬派的人。“这样吧,你把叶修叫来。若他同意你换,那就换。因为倘若是由于换了房间而耽误了战术讨论,我可担不起这责任。”王杰希大大心想,看戏不嫌事大。而且反正房间也是叶修分配的。

说曹操曹操到。正从吸烟室回房的叶修正巧经过放门口,“什么事儿啊?这么晚了还在这儿。”

“他要换房间。”王杰希指指黄少天。

“啧。我把杰西卡和喻文州分在一起是为了方便他们进行赛后复盘和战术讨论,你干嘛
非得插一腿?来,说服的了哥,我就给你换。”

“我都跟队长睡过那么多次了!”情急之下黄少天脱口而出,随机发现不对,“我是说,我一直都跟队长睡在一起……”末了发现还是不对,当即又改口,“我的意思是,我跟队长在蓝雨时就住的是同一个宿舍,这么久以来相互间都已经习惯了。你要这样突然把我们分开,队长的睡眠质量会受到影响的……”

你确定不是你过来才会影响到喻文州的睡♂眠♂质♂量么……王杰希暗自腹诽。

“行了行了……”叶修看向王大眼,两人默契地交换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我感受到你对喻文州大大的爱了。准。去吧。”

黄少天如愿以偿地滚进了房间。从此选手群又多了一个谜——据说蓝雨的正副队从青训营时期起就睡·在·一·起。虽然这个传说,当事人从没承认过。

可却也从没否认。

而走过路过无论到哪儿都被迫开着QQ语音通话的肖时钦,一不小心就成了这一幕的传话筒。

“有糖吃简直是太!幸!福!了!队长我爱你!”小戴开心地叫道。肖时钦无奈的扶额——

喻队,接下来半年你要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千万别怪我。

【六】

幸运体质如张佳乐,还是在关键的半决赛前闹肚子了。

“真是连哥的运气都克不住你啊。”叶修连连感叹。张佳乐强忍着痛回他一句:“你把老孙召来说不定会有用……”

“是嘛。那我去打电话了噢。把他召来的话,是不是应该先让孙壕请全队下一次馆子呢?”叶修说是这么说着,手中却拎起了账号卡,“那哥就勉为其难地替你上一次场吧。”

“我这是特意让给你的机会!懂吗!叶修领队!”张佳乐吼完,气势上风光了一时,又虚弱地摊回了椅子。

联盟有规定,世邀赛的领队,在得到证实的特殊情况下,可以允许代替队员上场。不过比赛期间,总共不得超过两次。并且用的也必须得是已经注册在列的十三位选手的账号卡,而非别的什么自带卡。这一方面是为了确保公平公正性,而另一方面也增加了比赛的可看性。

未知代表着变化。一变,即生万种可能。

这回倒不知是不是该说因祸得福,张佳乐的意外反倒给战队免去了不少麻烦。半决赛中对方队伍派出的角色,正好是有能力破了张佳乐那百花式打法的。而这一场中,发挥最关键作用的倒是王杰希与叶修的战法魔术师·双人组合——用的正是当年曾在全明星中耗死过唐昊的打法。

坐在场下观战的唐昊心中又痛又爽。痛的自己是直到现在还没想出能应付这套打法的方法,爽的却是自己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这样想来,心中倒也有了一丝安慰。在这个最顶尖的舞台上,最顶尖的异国选手也如自己一般败得毫无悬念。看样子,承接不下这套打法,或许也不是自己的错。这不是因为自己太弱,而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

是啊,还不够强!可总有一天,我会像叶修当年一杆却邪就破了繁花血景那样,只手破了王杰希和叶修的魔术师组合的!唐昊在心底暗暗握拳。

虽然此刻叶修用的不再是散人,但他本身就是战法选手出身。对战法的熟悉,也早就到了手比脑子快的程度。

龙牙!天击!上挑!对手也不是普通者,避过攻击的速度就如叶修的出击速度一般快!但他没想到,随之而来紧接着的却是——熔岩烧瓶!

“What a fuuuuuuuuuuck!”对方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不带这么玩的啊!还有没有点道理可循了!

这还多亏了包子,叶修心想。在跟包子的长时间接触中,他终于掌握了那随心所欲·打法的精髓——

无章可循,便是有章可循!突破对手的常规套路,便是反败为胜的法宝!于乱中求序,恰恰是同黄少天那机会主义者序中求乱相反的思维!

这个的打法倒真吓坏了不少人。原来中国队还藏龙卧虎着这么一号角色。大家纷纷感叹。

“百闻不得一见!”翻译勤勤恳恳地向中国队选手转达着各国队员的惊羡之情,然而却没法厚着脸皮将方锐的答复原话转译回去。“废话!真正的好东西哪能随随便便就让你们发现。” 方锐大言不惭地放着嘲讽,“秘密武器都是先藏起来,到了关键时刻才用的懂不懂!”

其实光有两人的配合还远远不够,在团队赛里,鬼阵的精准释放便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好不容易逃脱了恶魔般出现消失消失又出现的纠缠,下一秒就发现自己的所有技能树都灰了。

苍天你为何如此待我!!!外国友人哭了。

“漂亮!好一个Box-1!”叶修下场后,肖时钦与他击掌,“干的不错!”

然而叶修却只是淡淡地回了个笑,“也就一次而已。下一场,最关键的还是要看你们了!”

【七】

总决赛,万众瞩目。

中国队,终于是站到了这个舞台上——这个全世界,最光芒万丈的荣耀舞台上!

至高的舞台。

然而璀璨闪烁的间隙,却是无比艰难的对决。

差一点,差一点,始终还是差一点!不行,倘若就这样以血换血,必定是撑不到最后的!大家心中都十分清楚。

不能就败在这里,不可以。可是,被压迫的这么死的情况下,又能怎么办呢?

这一次救了中国队的,倒也不是什么令大伙大跌眼镜的人。但他所使用的技能,却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机会主义者,黄少天。

发动刺客技能,舍命一击。

带走对方还剩百分七十血的牧师。

整个世界似乎都为之安静了一瞬。

然后就是闪避,拉低战斗节奏,避免被集火一波带走。终于撑到了最后。

叶修前去迎接这些刚从比赛室出来的英雄,仿佛刚才的他,从来都不曾皱起过眉头。

赢了。我们赢了。荣耀,这是我们的荣耀。

百感交集却不若一句——

我们是冠军!

……

“我们是冠军!”张佳乐还没下台就拨通了孙哲平的电话,“大孙!我的第一个冠军就是世界级的!”

“我知道。”台下缓缓站起一个人影,“我一直都知道。”

因为我就在这里。整场比赛,始终都在看着你。

“队长!你真厉害!世界冠军诶!”两个战术大师同时接到了儿子/女儿的长途电话。

“谢谢。不过……不用太在意。”王杰希仿佛能透过话筒,看到英杰逐渐成熟、清晰、轮廓分明的脸庞。

因为总有一天,你也会和我一样。

“什么时候回来?轮回已经给你们买好蛋糕了。”江波涛打来了亲切的询问电话。

“是啊是啊,我们香槟都开了,就等你们回国呢!”吕泊远插话。

“队长,我们庆祝的时候,能不能叫上兴欣一起啊?”痴汉杜明眼巴巴地问。

“可以……”周泽楷难得地应了一句。随之就听到江波涛对杜明解释,“队长的意思是,庆祝完就直接把你卖过去当餐费是可以的。”

“果果我们明天就回去!”苏沐橙激动地跟陈果唐柔通着电话。

“尽快哦。因为老魏这个不要脸的老想把我拨给你们庆功宴的资金占走……”

“喂老板娘你怎么说话的呢!老夫是想拿钱去充实工会!这是为兴欣的前途着想!”

“唷就你呢!还前途着想……没把我们的庆功宴吃掉就算不错的了……”一旁听到方锐凑上前去开玩笑。

……到处都是笑闹,到处都是欢腾。

颁奖典礼结束的这天晚上,在黄少天的提议下,国家队队员包场了一个酒吧。

暂时没有了压力,大家都玩的很high。猜拳,唱歌,做游戏……即使是用兑了十倍白水的酒来做惩罚,可到最后还是基本都喝的东倒西歪。

为了逃避集火,叶修借着厕所遁了一会儿。回来后,他不禁感叹自己果然是明智的。他看着这些天朝夕相处的同伴,黏在自家队长身上黄少天,差点打起来的唐昊和孙翔,猥琐着用全白水去灌别人酒的方锐,抱怨剧情不够狗血而跟楚云秀相谈甚欢的苏沐橙,还有安安静静靠在沙发上半眯着眼脸色微红的小周……

然后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一个人默默地坐到角落里,点了一首歌。

嘈杂声里,背景乐起——

杨宗纬的《一切就好》。

他还记得。那么清楚地记得,当年正式与嘉世签约的那一天,苏沐秋递给他两张电影票。

“晚上去看电影吧。我请。”是《夏洛特烦恼》。

“哟,难得今天这么大方啊苏沐秋大大。”叶修不客气地笑笑。

“以后我们可就是职业选手了嘛。”他拍拍叶修的肩,“是有资格对自己稍微好点了。”

然后呢?到底是发生了些什么?

——便再也没有了然后。

“想看你笑

想和你闹

想拥你入我怀抱

一双眼睛追着你乱跑

一颗心早已经准备好……”

那时候他还非要跟观众开玩笑,选了个枪炮师的女号。“虽然我知道自己很帅,不过不要爱上我噢。”苏沐秋大大一脸认真地道。

“去去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恬不知耻了!”十七岁的叶修尚且还对搭档新刷的下限有些不适应。

“没听过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叶修者无耻呀!”

“滚滚滚……”

“哈哈哈……”

……

“不怕你哭

不怕你叫

因为你是我的骄傲”

你是我的骄傲。我是你的荣耀。

一碗泡面,两台机子,三个人。这就是当时我所有的全部。却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全部。

“一次就好

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

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

一次就好,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可即便我是堵上了命,却也再换不回你,换不回本该继续打打闹闹的这十年。

是谁上一秒还在红着脸争吵,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

明明没喝酒的,我却觉得自己仿佛是醉了。

十八岁于普通人而言,意味着人生才刚刚开始。可对于你来说,却是早已经落下了帷幕。

再也等不来的这一天,再也等不到的那一年。

即便你我都早已准备好。

“你可知道

我的想要……”

想要永远都只成想要。因为每一个想与你分享的瞬间,我再次回头,都寻不见你,而只见人海茫茫。

人来人往,久了,孤独便也成为习惯。

或许曾经你是想说,倘若现实里实现不了,那就让我们在游戏做一辈子的搭档吧。

可惜我最终还是没有那个机会听到。

“世界还小

我陪你去到天涯海角

在没有烦恼的角落里停止寻找

在无忧无虑的时光里慢慢变老……”

我多想陪你去到天涯海角,慢慢变老。可你却被定格在当年,那副永开不败的青葱容颜。

彼得潘的梦幻国度。再没有烦恼,倒也可好。

……

周遭不知什么时候就安静了下来。苏沐橙悄悄走到了叶修身边。

“哥哥他……一直都在的。”

“恩?……真的?”叶修的眼神罕见地涣出一股迷茫。

“恩,相信我。”

你在吗?
在的话,好歹也答应我一声吧。

大屏幕的光影变换,终于弱了下去,黑了下去。在那之前,杨宗纬唱出最后一句——

“你可知道,我全部的心跳——”

随你跳。

……
我一直都在这里。和你一起。待在你跳动的心脏里。

是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了,我借你的身体,站在这世界荣耀的赛场上。

谢谢你们。

也谢谢你。

还有那从未说出的三个字。

我相信,不用我说,你也知道。

……

进度条终于走到了最后,大屏幕也完全黯淡下去。

叶修闭上眼,籍着黑暗,再也不需要压抑情绪。有什么凉凉的东西划过嘴角,又渗进唇缝。一尝,是咸的。

一个声音从心底的深谷中响起,不断回环往复。

也不知究竟是谁对谁——

“我爱你。”

“我知道。”

——————————————end————————————

【作者有话说】

本来想写的很欢快的……不知道怎么,最后就——
这样就这样了吧。

按原著,荣耀是未来的游戏,这点大家都知道。所以十年前是2015年。

杨宗纬的《一次就好》,是我觉得最符合伞修情境的一首歌。

推荐作为阅读的背景音乐配合食用。

前面写的有些粗糙,个别梗可能也比较老。前后文风有点冲突。

不过还是希望大家能悦纳这份新年礼物。

2016,新年快乐。

另外,如果可以,请用评论投喂我。一句话也没关系。

谢谢唷。爱你们。

评论(47)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