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央

开学即神隐。盗笔/全职。手速跟不上脑洞。BL黑花,瓶邪,双花,喻黄,伞修,林方,周江,韩张,双鬼,昊翔/周翔等。BG二丫。
对纯大团圆结局有着极强排斥心理。
女神八月长安。不看脸的话,男神是三叔。

【伞修】落案生花

又名《如果这个世界有你》

嗒。

白荷吐蕊,露落轻颤。湖上一片雾气迷濛。

雨刚过,初晴的锋芒还未来得及绽放。天仍是阴的,只不过失却了黑,反转为一种淡淡的灰蓝。成群的蜻蜓飞过,唱着舞着,嗡嗡的低鸣,仿佛在为待会儿的华灯初上奏响序章。莲叶深处,偶见几尾游鱼,摇动的摆尾带起一串涟漪浪花。水珠升空又坠下,碎了,砸出的波纹绽开,一圈,一圈,又一圈……

痕迹终是渐渐散了。

叶修倚靠在身边人肩上,楞楞地望着湖面发呆,一不留神,竟过去了好长一段时间。“回家吧,该吃饭了。”他听到身边人说,同时拽了拽他的袖子。“怎么?看了这么久,还没看够?”

叶修这才起身,又轻又慢地伸了个懒腰。“是呀。走了那么多地方,看了那么多风景,最后才发现……”

还是这里好。还是家门口的这片湖,最好。

“发现什么……”挽着他的苏沐秋看他半天不说话,了然般会意地一笑,“还是家好?”

“不。”叶修的眼睛忽然变得亮晶晶的,这是苏沐秋最为熟悉的表情之一。他知道,叶修一定是又要做个什么小怪了。于是他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对方露出比他刚才更促狭的一笑。

“还是你最好。”

……

今年是他们退休的第六年。所谓的退休并非从他们离开战队不打比赛开始算,而是从他们离开荣耀联盟总部开始算起。因为叶修在退役后,尚还没能远离过荣耀一刻,就被抽调到了联盟总部当国家队总指导;而苏沐秋,则是在总部当起了国家队的公关负责人。这一对的搭档,平静地见证着中国队拿了两次世界冠军,平静地帮助中国队度过了一个青黄不接的新老队员换届时期……就这么又过了几年,终于是以三十六岁的高龄从总部退休。

退休后两人立马去国外领了证,完了顺带就将欧洲游览了一圈。每一道风景下都有他们来过的痕迹。巴黎铁塔,法国卢浮宫,约旦死海,普罗旺斯……他们在每个标志建筑物前都合影留恋。不一定是拍脸,有时候拍的是紧握的双手,有时候拍的是并肩的背影,甚至有时候拍的不过是一对接吻的影子。然而景色美则美矣,可苏沐秋的胃似乎对外国以奶制品和面包为主的伙食很不适应,于是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到国内。

叶修爹一开始听说他跟苏沐秋在一起的时候,简直要气疯的节奏。然而叶修就是不妥协,反而直接玩起了第二次离家出走的戏码,差点就把他爹闹的跟冯主席一样心脏病发。似乎他这么多年,还真没学会过“懂事”是什么个含义。不过所幸的是,他爹还生了一个叫叶秋的同卵双胞胎弟弟。这个弟弟既负责任又顾家,继承了公司,找了个贤惠漂亮的年轻妻子,完美地弥补了他给他爹带来伤害与遗憾。所以,后来日子一久,他爹便也不再多说些什么,权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去罢。甚至到了现在,过年时也会允许他带苏沐秋回家了,只是表面上仍不肯给好脸色看。毕竟做爹的,装装样子还是必要的。这点叶修心里算的比谁都清楚。

他们现在的这套房,是王杰希赞助的。都是熟人,价格自然也高不到哪里去。王杰希退役后就做起了房产生意,盘下几大块地,自己成立了间荣耀置业公司做开发商。生意倒也顺风顺水,没几年本金就以指数倍翻了翻地往上涨,大有直逼荣耀第一首富名头的趋势。
房子坐落在湖畔,是个度假村的一隅。铁打的风景,流水的游客,每天与不同面孔的人为邻打交道,却也别有一番乐趣。没事的时候,就站在湖畔吹吹风,钓钓鱼,或是什么也不干,只是单纯地发呆。日子过得如此的纯粹。

现在想来,他们确实比年轻时活的轻松自在多了。或许这就是苦尽甘来吧。最早的那几年是真苦。没钱了一天就只能吃两餐,两餐都还是泡面或者稀粥,连根火腿肠都可以算加餐。每天就是帮人带打游戏研究装备,还得供着苏沐橙上学。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他们十七岁那年签约了嘉世。当时苏沐秋还因为太过兴奋,差点闹出了大事。恰巧当时叶修就在他的身边,一抬头发现情况不对,死命拉了他一把——

因为太过用力而导致的重心不稳,两个人双双倒下。而车轮,就这样擦着他们脸侧呼啸而过。

爬起来后,两个人互相拍着对方身上的尘土,笑着笑着,眼泪却都掉了下来。“我欠你一条命。”苏沐秋拍拍他的肩。

“……没关系。”活着就好,你不欠的。因为你的命,就是我的命。至少,于我而言是这样认为。

终是从死神的手里逃脱,劫后余生。那时候的他有多侥幸,此刻的他就有多庆幸。

还好,还好。差那么一点儿,我就要永远失去你了。

叶修这才真正明白那句话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世上最幸福的事,从不是得偿所愿,而是失而复得。

后来他们一起在嘉世拿了三个冠军。到了第四赛季将要开始的时候,两人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了。独孤求败的滋味倒也寂寞。既然不存在足以分庭抗礼的对手,那么就自己创造一个对手好了。于是他们决定,由其中一人退出,去重建一支新的战队,杀回联盟。

“我走。你留下。”

“为什么?”

“这么有挑战性的任务,当然得我来啊。嘉世本来就是强队了,打败一支新队并不能说明太多。但如果是一支新队,打破了原冠军队的行业垄断,那才能显出我比你厉害呢。”

“!!!我不服……又不是说我去就一定做不到。”苏沐秋大大老不高兴的样子。
他一直都在寻找着各种能证明自己比叶修强的例子,从当年竞技场的胜率数统计就开始了。只可惜这么多年,还从没成功过。这一次,有这么好的机会,他当然不甘心就这么拱手让人。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主动放弃,那我们就采取一个公平一点的办法……”
“什么办法?”对方一脸期待。
“猜拳。”
……

这就是第四赛季正值黄金当打年龄的叶修突然宣布退役休息一年的真相。 反正不管怎么说,猜拳最后还是叶修赢了。于是苏沐秋继续留在嘉世单打独斗,等待着两年后叶修的挑战。

然而他们没料到的是,第四赛季里竟新秀迭出,有如涨水的钱塘江大潮般,挡都挡不住。嘉世的卫冕之路就这么被霸图斩断,留下一片令人唏嘘的空白。

第五赛季,叶修重出江湖,领着一支名为兴欣的草根队伍从挑战赛里一路过关斩将地杀回来,成功赢得第六赛季职业比赛的资格。与此同时,已经完成了大学四年学业的苏沐橙,也借着挑战赛的机会初露头角。

“你怎么能不吭一声,背着你哥就跟他跑了啊!”苏沐秋扶额,一脸悲痛欲绝、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妹妹。

“反正读研究生也不急嘛,更何况她也不是找不到工作的那种。”叶修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旁边,甚至还点起了一根烟,红星忽闪忽灭。

“人家单位说了愿意等我一年。既然叶修哥需要,我就去帮个忙呗。就当玩玩,不耽误的,哥你放心。”苏沐橙一脸乖巧地补充道。

放心个鬼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啊!苏沐秋心里哀嚎,悔不当初。现在队里那个刘皓,跟自己打配合时,老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似乎是觉得自己挡了他的风头。早知道这样,就该让妹妹来帮自己的呀。

不过仔细一想,似乎又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叶修,算是外人吗……

细思极恐。苏沐秋放弃了深入思考的打算,只觉得头有点疼。算了算了,管他是不是外人,不同战队的,都是敌人;赛场上碰面,一样格杀勿论!

更何况你一声不吭就拐走了我妹妹!人格呢!下限呢!羞耻呢!叶修你个混蛋!

“叶修你不许在我妹面前吸烟!凭什么让我妹吸你的二手烟!出去出去!” 彼时还没绕过弯来、也并不明白自己心中真正所属的苏沐秋,开始愤慨地往外赶人。

“……哥,不用那么大惊小怪。我已经习惯了。”苏沐橙的这一刀,真是补得快、准、狠。

“叶修!——我跟你没完!”

狭小的房间内,苏沐秋的吼叫余音绕梁,久久不散。

……

到底是谁跟谁没完呢。现在想到这句话的叶修,不禁在心底偷笑。

“果然是跟我没完啊……”

“你说什么?……”

“呵……没。”虽然对方似乎有中断这个话题的意思,可身旁的人还是很快明白过来他在说的是什么,霎时间脸一红。不过籍着夜色遮挡,很快又消退。

“苏沐秋大大,脸红了啊?”

“没……才没呢。谁看见了!”苏沐秋故意大声说。

换来的又是叶修的一声轻笑。“哪用看呀?” 他一抬手,便触到对方的耳垂,滚烫的。

“叶修同志我警告你,不得在公众场合耍流氓!”苏沐秋一跺脚,有些气急败坏地往旁一闪。

……

苏沐秋觉得自己果然是一语成谶。人生中最悲壮的事大概就是被自己的妹妹和自己的恋人联手打败,成为他们夺冠途中的一块垫脚石了吧。

真是令人哭笑不得。虽然那时候的叶修,还没真正成为他的恋人。

他们在一起,其实要从第九赛季说起。那时候他们也逐渐接近职业生涯的暮年,联盟的壮大,荣耀的发展,让冠军这个奖杯变得越来越沉,越来越有分量,也越来越难以触及。苏沐橙果然信守承诺,拿了一个冠军奖杯后,就重新回到哥哥原本给她安排的人生轨迹上。可苏沐秋,却是越来越受不了嘉世的氛围。

“怎么样。服不服了?哥说拿冠军就拿冠军。可没有了我在你身边,就不行了吧?”

“谁说我不行!!!”苏沐秋被戳到了痛点,当即跳起来。虽然叶修不久以后就在床上认识到了自己这句话的错误性。

“不然考虑转会来兴欣?我在这边可还是股东呢。要不要来试一试,在退役前,再发光发热一把,抢个冠军?”

“我……”苏沐秋开始动心了,“嘉世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

自从孙翔转会来嘉世,弥补一叶知秋的空缺后,刘皓把整个战队的关系搅成了什么个龌龊样,叶修多少也有耳闻。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啊,叶修心想。

“就嘉世那样子,你在那儿也只是被拖累。不然来我这里,我们再次并肩而战?”

“……可是转会过来后,我用什么卡呢?”苏沐秋的卡已经被嘉世买下,不再属于他个人。而叶修当年走的时候,就已经把他两备用的银武卡带走。而那张卡,正是他现在手头所使用的散人君莫笑。

“怕什么。沐雨橙风的角色,兴欣买单啊。”叶修一脸豪气地道。

“行!一言为定!”苏沐秋答应得也是一脸爽快。

“一言为定。”

第十赛季,这对已经快成传说的这对终于又重现江湖。散人比起战法,攻击性或许没那么高,但技能却多出不知多少。于是这一次,两人的总攻势来的更加猛烈——

最终,第十赛季,兴欣总冠军!

谁也说不清他们到底是何时好上的。或许是没日没夜冲刺练习后的那一刻松懈,或许是每场比赛打完两人出席发布会时的默契,总之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滚到床上了。

“我X……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有本事……”叶修喘息着道,声音随着欲望而变得微微喑哑。

“嘘……放松……别说话……”上面的人一面在他身上落下细细碎碎的吻,一面撤掉最后的屏障。

一切是那样的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仿佛很久以前就注定了这样。

注定,他们终将走到一起。

接下来的那一晚,叶修终于是再也说不出话来。

……

两人朝着背离湖面的方向走去。风中传来细碎而零乱的话语——

“今晚吃什么?……”

“吃你呀。”

“都多大年纪的人了了,怎么还这么没个正经。”

“对着苏沐秋大大我哪儿正经的起来呀。”

“噢?”对方突然停下了脚步,随即叶修就觉得有股不明所以的危险气息扑面而来。“这可是你说的呐,叶修大大?”

“是我说的又怎么样……”叶修以一种凛然无畏的气概直对而上,随即就——“唔……等等……你……你放开我……唔……是谁说了公众场合……不许耍流氓来着……”

我才不管呢。这回换做苏沐秋在心底偷笑了。叶修,这可是你自找的啊。

……
黄少天和喻文州比他们稍微迟几年离开荣耀总部。不过即便退休后,他们几个也还是常常联系。时不时有空了,就会出来吃个饭串个门什么。黄少天成了游戏解说的名嘴,喻文州则是接下了叶修的职位。

后来他们闲着没事,四个人又开始相约在国内冒险。反正钱不用也是废品,相比起死后烧掉陪葬,还不如换点乐趣来得实在。

这天赶巧黄少天因为脚崴了,喻文州陪他留在宾馆。于是只剩下叶修和苏沐秋两人继续未完的旅程。

"我说我这一把年纪了还要陪你赶这年轻人的时髦,图什么啊……”叶修一边捂着腰趴山,一边抱怨。

“谁叫你跟了我呢。跟了谁就是谁的人,这话听过没有?”苏沐秋在前边一点,此时伸手,拉了一把卡在三块石头中的叶修,将他扯上平台。不过苏沐秋虽没他喘的那么厉害,却也好不到哪儿去。

“果然人老了就是不中用啊……”苏沐秋一脸感慨。

“不中用的苏沐秋大大,下次换你在下面,让我中用一次呗?”叶修又是亮闪闪的眼神望着他。

“……”苏沐秋看了他一眼,没再多说什么。

“不说话的话,那我就当默认了噢。”叶修欢欣鼓舞。

“你,想,的,美。”苏沐秋还给他个白眼,“换个姿势还差不多。”

在傍晚时分,他们终于上到了泰山山顶。当真是一览众山小。也不知是不是累的原因,他们走南闯北,却觉得这一次的风光格外棒。夕阳的余晖毫无保留地倾泻在整个齐鲁大地上,灿红,金黄,云白,灰韵,交织成一片,令人目不暇接。

他就这么静静地坐在他身旁。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动不动就拥抱,打架,接吻,甚至连牵手也不再。就只不过这么静静地坐着。

这世上最浪漫的事,就是把我所拥有的、所能看到的、所喜欢的一切,统统带给你。

无论是当初的荣耀,还是后来的湖畔小屋;无论是此时此刻近在脚下的泰山,还是曾经去过的巴黎铁塔。

我们看着同一片风景,然后我还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奢求,可我觉得,这样,就足够了。

足够了。

苏沐秋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支玫瑰。薄唇轻启,瑰瓣微翕。

像在说着什么听不见的誓言,或咒语。

或许那三个字,本就既是誓言,也是咒语。

……

“叶修哥呢?”苏沐橙走进房门,却到处没寻见叶修的身影。这是她退役后的第一个新年,她照着约定来找叶修了。

“噢。他在楼上整东西好像。”叶修妈妈一指楼上,“不然你上去看下他吧。这么久了,也没个动静,我喊他下来擦地板都听不见。”叶修妈说的一脸怨念。

“好的好的……”苏沐橙三步两步蹦上楼梯。“叶修哥,我来啦!”她轻轻扣了扣门,没人应。

门是虚掩的。在反复确认后,苏沐橙无声地推开门走了进去。地上都是一些旧物,铺的满满当当,连下脚之处都难以寻觅。她看到叶修趴在桌上,一只胳膊垫在脸下,似乎是睡熟了。他的膝上摊着一本旧相册,翻开的那一页,是张合影。

很旧很旧的一张合影。画面里有三个人。她,哥哥,和叶修。

那是在哥哥去世前,他们的唯一一张合影。

窗外的烟花爆竹声开始逐渐加大起来。她看了一眼熟睡的叶修,悄悄掩上窗。然后抓起滴床上的那条薄毯,轻轻搭在了叶修身上。

她蹲下身,看着那张照片,久久没有出声。大概有五分钟后,她又重新站起,悄无声息地退出了房间。

“叶修他干嘛呢?”
“噢,东西有点多,还没整完。不然我来帮忙吧……”
“哎呀这孩子,作为主人家也不出来接客,真是没教养。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了小沐……”
“没事。”苏沐橙笑笑。就让他跟哥哥多相处一会儿吧,哪怕是个梦也好啊。

而此时的楼上,谁也没注意的情况下,一滴清泪悄悄地落在了旧相片上,瞬间泅透纸面,泛出一朵水渍。

嗒。

清波微漾,落案生花。

——————————————end————————————

【作者有话说】

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手速。中午开的脑洞,一个下午就直接写完了。

总的来说就是叶修在从国家队退役后的第一年新年,翻旧相册时做了个梦。梦里是个苏沐秋没死的世界。大家都知道,做梦有种奇怪的特性,因为那是你潜意识的世界,所以很多设定跟现实都有交叉重合,但是又有很多违背常理的地方。然而你身处其中的时候,根本不会知道。

你会觉得理所当然,就是这样。直到梦醒来的那一瞬。

其实基本设定还是按原著走的。差别不过是加入了一个伞哥后联盟的格局。

因为是穿插时间线的叙事格局,所以大家可能会觉得有点乱。解释一下,就是梦里叶修还是现实里的年纪,不过他梦到了他和伞哥相伴的一生。

大概就是这样。

求画手投喂啊【挥】有没有画手愿意画这个梗?

最后的最后,还是希望大家喜欢吧。

—————————————分割线———————————
【彩蛋】一句话改结局

“嘿,还睡呢?”叶修惺忪地睁眼,却发现身后站的是那个不可能再出现的人。“我等你好久了呢。”

——其实就是叶修真的一睡不醒了跟伞哥天堂重逢【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对……不要给我寄刀片TUT】

评论(1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