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央

开学即神隐。盗笔/全职。手速跟不上脑洞。BL黑花,瓶邪,双花,喻黄,伞修,林方,周江,韩张,双鬼,昊翔/周翔等。BG二丫。
对纯大团圆结局有着极强排斥心理。
女神八月长安。不看脸的话,男神是三叔。

【全职高手·全员向】军训(上)

又名《那些年我们调戏过的教官》。

 

第一次写paro,还是这么欢脱的paro,总觉得很不适应,导致回到小学生文笔。而且是军训间隙打的,时间有限,还请大家见谅,图个乐子就好。

 

伪all叶,真伞修。

 

准备好了吗?ready go——

 

---------------------------------------------------------------------

【1】

来的是个优等兵,从面相上看,年纪轻轻,跟他们差不了多少。

 

“大家好,我叫叶修。从今天起为期半个月的军训,由我担任三排的教官。这是我入伍的第二年,也是我第一次带军训,希望大家能多多配合。”

 

“教官好——”装模作样地走完例行程序后,一伙人便迅速进入了状态。“教官你多大了?”“教官你有女朋友了吗?”“既然女朋友没有,那男朋友有没有?”

 

面对诸多迷妹(弟),叶修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勾了勾嘴角,一字一顿道——

“就、不、告、诉、你、们。”

 

【2】

“哎哟喂,这次的教官很年轻嘛……”黄少天与一边的郑轩讨论道。

 

“是呀。比起他的前任,前前任,前前前任,他看上去真是可调戏,很纯良……但为什么我总是感到莫名的心慌呢……”郑轩没来由的压力山大,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没事没事,别多想。且让我先试他一试。”黄少天摩拳擦掌,迫不及待。

 

训练开始后,由于提前就被告知身体抱恙的同学可以到旁边休息,于是……

 

“哎哟喂……教官我身体不舒服,可否请求在旁边休息一会儿?”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抢着空子就要钻。

 

叶修踱着步子,缓缓走来。眼见捂着肚子、面色苍白、眉心紧锁的黄少天同学,却是一点怜香惜玉的心也没有,半天才如同挤牙膏般地拧出一句话:“哟,肚子疼啊。疼到了哭爹喊娘的地步?”

 

“啊……是啊……疼死我了……”话音未弱,黄少天的身形又是往外一歪,一副马上就要倒在地上撒泼打滚的模样。

 

“啧,真这么疼啊……那我来验证一下。叫声爸爸我就送你去休息。”叶修说的面不改色心不跳。

 

“……教官!你怎么能这么心脏啊!竟然欺负一个病人!”

 

“不是你说的已经疼到哭爹喊娘的程度嘛,所以我就问一问呀……况且你听上去中气还足得很嘛。年轻人,没事还是别装虚弱了啊,我可是很难骗过的。”一口气说完,叶修眼都不眨一下。熟练地装填着嘲讽——释放——完美击中!

 

 

 “不带这样玩的啊……”黄少天泪流满面,一个没忍住便害得前功尽弃。

 

一旁的喻文州悄悄侧头,小声提醒:“少天,下次还是别这样了。因为就算是有校医院开的证明,请假也一样要影响军训成绩的。” 

 

“听到了吗?所以说,是我挽救了你啊少年。”叶修补刀。

 

“我就说过这个教官一点都不纯良嘛……”目睹黄少天作死全过程的郑轩在心底默默抹了一把汗,心想,还好自己没跟着他一块儿作(zuo)。

 

【3】

 

中途的课间休息结束后,训练继续。

 

面对一众与手机爱的难舍难分、死活不愿意放下、因此而假装听不到口令的学员们,叶教官佯怒道:“我站这儿呢!看不到教官站在哪儿是吧,啊?你们这是朝哪个方向站呢?””

 

 

众人连忙边道歉边转身。为了表达自己知错就改是个好孩子,方锐还特别露出真诚的眼神,喊了一句——“教官在心里!”

 

“方锐你少来!卖萌可耻啊知不知道!”黄少天一面叫着,一面却跟着补上了一句,“叶哥你活在每个人的心里。”

 

“咦,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的感觉。”包荣兴马上get到了点,并即兴朗诵起来,“啊,董存瑞虽然死了,可他的精神,却永远活在每个人心中……语文书上不都这么写的吗?”

 

果真,不怕敌人太强大,就怕队友太脱线啊。

 

“嘿,我说,有你们这么咒教官的吗?”一旁的魏琛伸出一条腿,将全身重量都压在另一条腿上,双手环抱,斜斜地靠在吴雪峰身上,“还有,这里可不是每个人都比他小的呢,你们就不能考虑换个称呼?”

 

 “换称呼?那该叫他什么?叶教官?教官叶?”孙翔一头雾水。

 

喻文州微笑着建议:“你们忘了吗?昨天那个苏教官过来的时候,好像喊他叶叶来着……”说话的片刻,他自觉主动地将那句“叶叶”之后自家教官接的的一句“妈X个X”给完全忽略了。

 

”好好好!这个可以有!”戴妍琦率先挥手赞同。

 

从此,操场上空常常回荡着“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的喊声。路过的领导表示,被这届学生吃苦耐劳军训还能这么开心有精神气的品质所感动,特许提前一天放假。

 

【4】

又是新的一天。

 

“叶哥好——”“叶叶最帅”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同学们好!”叶修也学冯队般作势挥手。

 

“诶,说起来别排都有口号了啊,不然我们也起一个?”肖时钦建议。

 

“反正千万别像隔壁排那样就好,这也太蠢了。”楚云秀听到不远处传来的“二排二排,我是二排。再说一遍,我是二排!”后,不住地摇头叹气。

 

“不如就喊‘教官谁最帅,叶神小可爱’吧!”张新杰边推眼镜边在嘴角带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三秒后。 “教官谁最帅,叶神小可爱——”或许是出于爱的缘故,口号声格外地震天动地,气壮山河。

 

 

“停,停,别闹了啊——”叶修赶快整顿纪律,“小声点,否则一会儿领导过来又要叼我了……”

 

“教官……脸红了?”萌萌的周泽楷抛出一个萌萌的问句。

 

“你没看错,确实是。”王杰希在一边接话。

 

“哪个是领导?”孙翔再次跑偏重点。

 

“肩上有戴星星的。喏,看到没?背后常跟着个提药的勤务兵,以防他心脏病发作。”叶修朝远处挤挤眼。

 

“喔……原来冯上校有心脏病啊……”同学们纷纷感叹。

 

“不过要真说起来……隔壁那个韩教官也算你领导吧,他可是你们小队长呢。你怕他吗?”有人指着四排里的韩文清问。

 

“呵呵。”叶修只笑了笑,对于学员们刁钻的询问,并不给予作答。

 

 

【5】

“一二一,一二一……立——定!”——“教官你又下错口号啦!”

闻言,叶修仍神情自若地走着。“这脸皮够厚的……”同学们默默腹诽,等待着教官下表齐的口号。然而十秒过后仍旧一片寂静。大家忍不住转头,只见叶教官正别过身跟自个儿别扭着呢。

 

“哎哟这反射弧长的……好呆萌!”戴妍琦小朋友率先嘀咕了一句,自此,教官呆萌的印象便牢牢地映在了每个人的脑海中。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某天,他们突然发现自家教官居然偷偷在操场边抽烟为止。

“天,说好的纯良呆萌呢,为什么叶叶居然会抽烟QAQ”

“就是啊。换隔壁韩教官或者苏教官抽烟我都不会有违和感,可是叶叶抽烟……我的世界观又一次崩塌了QAQ”

听到了他们对话的叶教官回身远远望了一眼,“我十五岁就离家出走了,你们相信么?”

“不信——!QAQ”

“不信也没用。”淡淡的烟圈升起,消散在风中,“以及,我明明是诚实稳重,为什么非要讲我呆萌?”

 

 

【6】

 

 

 

叶修踢着正步,看着笔直的一列列,笔挺的一排排,满意地点了点头。然而还没等他发话进行表扬,风平浪静就突然被一声报告打断——“报告教官!我不舒服!”

 

 

 

“不舒服的同学出列休息!”

 

 

 

“不是,教官,你看。他的帽子歪了,帽檐没与眉头齐平;他的头发未梳好,后面翘起了一撮;他的袖扣一边扣了一边没扣;还有……”张新杰顿了顿,颔首示意,“是否可以不要安排我跟王杰希同学面对面?”

 

 

 

“这……”叶修语塞,他一时还没明白过来张同学犯得是什么病。

 

 

 

“……如果非要这样,我大概只能闭着眼站军姿了……不用你说,我知道军姿标准是两眼睁大紧盯正前方……但是抱歉,恕难从命。”

 

 

 

叶修的舌头在嘴里绕了三绕,才终于有办法再次开口:“噢,我明白了。同学你有点强迫症呀。”

 

 

 

旁边巡逻的韩长官听到后表示:“不是一点,是很严重。”

 

 

 

“啧。老韩你怎么知道?”叶修讶异。

 

 

 

“他初中和高中时的军训都是我带的。印象深刻。”

 

 

 

“看来这孩子的强迫症真是一如既往啊……”

 

 

 

“给他换吧。”韩教官下了命令。

 

 

 

“是!”叶修立正敬礼。

 

 

 

【7】

 

 

 

 

 

战术训练。按卧倒——低姿匍匐——侧姿匍匐的先后顺序进行。

 

 

 

“卧倒!”

 

 

 

“卧槽!”

 

 

 

“黄少天同学,你说什么呢……”叶修背着手缓步踱过来,“不能因为我刚才驳回了你的假,你就违反军纪,出口成脏,私仇公报噢!”

 

 

 

“报告教官!不是这样的!我说的是卧草!你看,卧倒不就是趴卧在草地上嘛……”

 

 

 

“……”行吧行吧,真是辩不过这群学生。叶修无言以对。他看着一坨坨扭成了五花八门的奇特姿势的学员们,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说的是用手掌外侧的肉擦地,以手——膝——肘的顺序着地,再撑起转身。不是让你们像一摊烂泥似的糊到地上去!明白了吗?”

 

 

 

“明白了!”答的响亮而有力。

 

 

 

“开始!”叶修下令。

 

 

 

“噗噗噗噗噗噗……”依旧是几十团泥巴拍地的声音。

 

 

 

 

 

“果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啊……”叶修扶额。

 

 

 

然而一旁苏教官的境况则比他更糟。“我明明只教了一种方法,他们到底是如何学出六十多种姿势来的啊……”解散后苏教官跑过来哭诉。“为了他们我真是——心!力!交!瘁(cù)!啊!……“那生无可恋的呐喊久久回荡在操场上空。

 

 

 

“交瘁(cù)?那是什么?”安文逸推了推眼镜,“应该是是心力交瘁(cùi)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三排的同学们非常不给面子地笑了回去。恰逢此时此刻此景,苏沐秋真是恨不得把头整个埋进叶修的衣服里去。

 

 

 

于是以后每一次苏教官因训练无效,而露出痛不欲生、苦不堪言的表情之时,四排同学都会整齐划一地喊:“教官你还好吗!教官你又瘁(cù)了吗!”

 

 

 

【8】

 

 

 

 

 

侧姿匍匐。

 

 

 

“手指要并拢,并拢知道吗!不要老是五指张开,跟一只只八爪鱼似得……还有,你以为你杨贵妃啊!能别美人卧嘛!给力点啊小伙子们!别一个个都跟残疾人似的好伐……”叶修看着一群妖娆的学生,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刚从厕所回来后走错了片场。 

 

“另一边脚是协助,不是废了啊。”他看着郑轩的爬行都忍不住为他心疼。“要以手撑地,身体腾空。不是让你们拖着下半身前进!你以为匍匐是瘫痪病人的专利么?”

 

“还有你,诶,给我躺标准了啊,脚再张开点。”叶修上前把邱非的脚又往旁踢了踢,“八字脚脚腕内测贴地,你还不够到位。”

 

后面的同学笑成一团。如此俯卧,实在是个令人想入非非的姿势。

 

 

 

“报告教官!这里确实有伤残病患!”一声大喝响起。

 

 

 

“哦?是哪一位?需要休息吗?”叶修充分展现出作为一个教官所应具有的政治素养与人文关怀。

 

 

 

“是孙翔!”唐昊用指背敲敲自己的头。“他这里有问题!” 

 

 

 

“尼玛!”众人哄笑。孙翔一个翻身跃起,离地三尺,就要冲过去找唐昊掐架,却被叶教官半途阻拦——“现在是训练时间,私人恩怨请自行解决。”

 

 

 

 

 

“唐昊你丫的放学等着!”孙翔愤愤地咬着嘴唇,冒火的双眼像是要在唐昊身上瞪出一个窟窿。

 

 

 

“等着就等着!”唐昊毫不示弱地翻回一个白眼,“我不过就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

 

 

 

因为需要一个个地纠正姿势。到了要起立时,已经离他们第一次接触地面过去了整整十五分钟。

 

 

 

下了起立口令后,叶修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毫无动静的李轩和吴羽策的身后,望着这双侧头对卧的学生,缓缓问道:“舒服吗!”

 

 

 

“舒服!”“教官可以申请趴着不要起来吗!”

 

 

 

“啧,还真敢答啊。”叶修默不作声地往两人腿上各踹了一脚,“睡着啦?我叫你们匍匐,不是睡觉!”

 

 

 

 

 

【9】

 

 

 

大家被叶教官一阵折磨后(其实并不能怪叶修,他只是在完成正常教学任务罢了),屁滚尿流地堪堪爬起,这才感觉到远离了地狱,重获了新生,世界如此美好,人生如此美妙!

 

 

 

 

 

然而一旁的四排同学还在爬着,叶修回头看了一眼,问道——“怎么样?要不考虑跟四排同学再来赛一场?”

 

 

 

“……不要……”三排同学果断拒绝。悉悉落落的回答响起,表达的却是同一种情绪。

 

 

 

“啧,一点志气都没有。”叶教官出口又是一句嫌弃。

 

 

 

 

 

也不知是谁叫了声1、2、3……

 

 

 

“——不要!!!这回有志气了吧?”大家吼声震天。

 

 

 

叶教官蹲在地上画着圈圈,假装自己不认识这群能把不要脸演的这么光明正大的学生。

 

 

 

【10】

 

 

 

休息时间到了。大家一坐下,全都像约好了一般,整齐划一地将手伸进裤袋里。究竟是什么操控了他们的思想?究竟是什么吸引了他们的注意?究竟是什么制约了他们的精神?欢迎来到今天的走近科学,谜底马上揭晓——

 

 

 

是玩手机。

 

 

 

然而就在大家兢兢业业乐不可支停不下来的时候,隔壁排忽然传来一声惊呼——“啊!不要拿走我的手机!!!”

 

 

 

惊呼声很快就弱下去。大家循声望去,只见隔壁的韩教官正在逐个没收手机——不对,实际情况是当学生们看到了他的脸后,全都自觉主动地奉上了手机。

 

 

 

叶教官也目睹了这一幕。“诶,大家还是把手机收起来吧……”

 

 

 

张佳乐郁闷地叹了口气,下一秒却惊闻如获大赦般的下半句——

 

 

 

“……收到帽子下面继续玩。别被看见就好。”

 

 

 

众人感激淋涕:叶叶你敢不敢再好一点了啊TUT!

 

-----------------------------------tbc-----------------------------------

先来一发。大概就是像这个风格的小段子。文笔渣到连我自己都不忍直视了,果然我不适合写欢乐向【】

你们先看看能不能接受吧,喜欢的话就用评论/红心/蓝手告诉我,我晚上再把剩余三分二的文修好发上来。

 

先这样吧,捂脸逃。

 ---------------------------------------------------------------------

下篇走这里http://nianweiyang.lofter.com/post/1d0fd5a5_9b65b25

 

 

 

评论(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