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央

主盗笔/全职,其他墙头看心情。BL黑花,瓶邪,伞修,双花,研安,荼岩,顺星(顺)等。BG二丫,狗解等。爱好强强、暧昧向互撩,多开放式结局。手速跟不上脑洞,开学即神隐。
女神八月长安、七英俊、琉玄。不看脸的话,男神是南派三叔。

【全职高手·全员向】军训(完整版带彩蛋)

修改重发,第10章后改动较大。有增添内容。末尾带彩蛋。

喜欢的亲还是推这篇吧。谢谢。分部分发的那个,可能过一段就删了。

又名《那些年我们调戏过的教官》。

伞修。副cp各种。
  
准备好了吗?ready go——
 
---------------------------------------------------------------------

【1】

来的是个优等兵,从面相上看,年纪轻轻,跟他们差不了多少。
 
“大家好,我叫叶修。从今天起为期半个月的军训,由我担任三排的教官。这是我入伍的第二年,也是我第一次带军训,希望大家能多多配合。”
 
“教官好——”装模作样地走完例行程序后,一伙人便迅速进入了状态。“教官你多大了?”“教官你有女朋友了吗?”“既然女朋友没有,那男朋友有没有?”
 
面对诸多迷妹(弟),叶修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勾了勾嘴角,一字一顿道——
“就、不、告、诉、你、们。”
 
【2】

“哎哟喂,这次的教官很年轻嘛……”黄少天与一边的郑轩讨论道。
 
“是呀。比起他的前任,前前任,前前前任,他看上去真是可调戏,很纯良……但为什么我总是感到莫名的心慌呢……”郑轩没来由的压力山大,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没事没事,别多想。且让我先试他一试。”黄少天摩拳擦掌,迫不及待。
 
训练开始后,由于提前就被告知身体抱恙的同学可以到旁边休息,于是……
 
“哎哟喂……教官我身体不舒服,可否请求在旁边休息一会儿?”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抢着空子就要钻。
 
叶修踱着步子,缓缓走来。眼见捂着肚子、面色苍白、眉心紧锁的黄少天同学,却是一点怜香惜玉的心也没有,半天才如同挤牙膏般地拧出一句话:“哟,肚子疼啊。疼到了哭爹喊娘的地步?”
 
“啊……是啊……疼死我了……”话音未弱,黄少天的身形又是往外一歪,一副马上就要倒在地上撒泼打滚的模样。
 
“啧,真这么疼啊……那我来验证一下。叫声爸爸我就送你去休息。”叶修说的面不改色心不跳。
 
“……教官!你怎么能这么心脏啊!竟然欺负一个病人!”
 
“不是你说的已经疼到哭爹喊娘的程度嘛,所以我就问一问呀……况且你听上去中气还足得很嘛。年轻人,没事还是别装虚弱了啊,我可是很难骗过的。”一口气说完,叶修眼都不眨一下。熟练地装填着嘲讽——释放——完美击中!
 
 
 “不带这样玩的啊……”黄少天泪流满面,一个没忍住便害得前功尽弃。
 
一旁的喻文州悄悄侧头,小声提醒:“少天,下次还是别这样了。因为就算是有校医院开的证明,请假也一样要影响军训成绩的。” 
 
“听到了吗?所以说,是我挽救了你啊少年。”叶修补刀。
 
“我就说过这个教官一点都不纯良嘛……”目睹黄少天作死全过程的郑轩在心底默默抹了一把汗,心想,还好自己没跟着他一块儿作(zuo)。
 
【3】
 
中途的课间休息结束后,训练继续。
 
面对一众与手机爱的难舍难分、死活不愿意放下、因此而假装听不到口令的学员们,叶教官佯怒道:“我站这儿呢!看不到教官站在哪儿是吧,啊?你们这是朝哪个方向站呢?””
 
 
众人连忙边道歉边转身。为了表达自己知错就改是个好孩子,方锐还特别露出真诚的眼神,喊了一句——“教官在心里!”
 
“方锐你少来!卖萌可耻啊知不知道!”黄少天一面叫着,一面却跟着补上了一句,“叶哥你活在每个人的心里。”
 
“咦,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的感觉。”包荣兴马上get到了点,并即兴朗诵起来,“啊,董存瑞虽然死了,可他的精神,却永远活在每个人心中……语文书上不都这么写的吗?”
 
果真,不怕敌人太强大,就怕队友太脱线啊。
 
“嘿,我说,有你们这么咒教官的吗?”一旁的魏琛伸出一条腿,将全身重量都压在另一条腿上,双手环抱,斜斜地靠在吴雪峰身上,“还有,这里可不是每个人都比他小的呢,你们就不能考虑换个称呼?”
 
 “换称呼?那该叫他什么?叶教官?教官叶?”孙翔一头雾水。
 
喻文州微笑着建议:“你们忘了吗?昨天那个苏教官过来的时候,好像喊他叶叶来着……”说话的片刻,他自觉主动地将那句“叶叶”之后自家教官接的的一句“妈X个X”给完全忽略了。
 
”好好好!这个可以有!”戴妍琦率先挥手赞同。
 
从此,操场上空常常回荡着“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的喊声。路过的领导表示,被这届学生吃苦耐劳军训还能这么开心有精神气的品质所感动,特许提前一天放假。
 
【4】

又是新的一天。
 
“叶哥好——”“叶叶最帅”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同学们好!”叶修也学冯主席般地作势挥手。
 
“诶,说起来别排都有口号了啊,不然我们也起一个?”肖时钦建议。
 
“反正千万别像隔壁排那样就好,这也太蠢了。”楚云秀听到不远处传来的“二排二排,我是二排。再说一遍,我是二排!”后,不住地摇头叹气。
 
“不如就喊‘教官谁最帅,叶神小可爱’吧!”张新杰边推眼镜边在嘴角带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三秒后。 “教官谁最帅,叶神小可爱——”或许是出于爱的缘故,口号声格外地震天动地,气壮山河。
 
 
“停,停,别闹了啊——”叶修赶快整顿纪律,“小声点,否则一会儿领导过来又要叼我了……”
 
“教官……脸红了?”萌萌的周泽楷抛出一个萌萌的问句。
 
“你没看错,确实是。”王杰希在一边接话。
 
“哪个是领导?”孙翔再次跑偏重点。
 
“肩上有戴星星的。喏,看到没?背后常跟着个提药的勤务兵,以防他心脏病发作。”叶修朝远处挤挤眼。
 
“喔……原来冯上校有心脏病啊……”同学们纷纷感叹。
 
“不过要真说起来……隔壁那个韩教官也算你领导吧,他可是你们小队长呢。你怕他吗?”有人指着四排里的韩文清问。
 
“呵呵。”叶修只笑了笑,对于学员们刁钻的询问,并不给予作答。
 
 
【5】

“一二一,一二一……立——定!”——“教官你又下错口号啦!”

闻言,叶修仍神情自若地走着。“这脸皮够厚的……”同学们默默腹诽,等待着教官下表齐的口号。然而十秒过后仍旧一片寂静。大家忍不住转头,只见叶教官正别过身跟自个儿别扭着呢。
 
“哎哟这反射弧长的……好呆萌!”戴妍琦小朋友率先嘀咕了一句,自此,教官呆萌的印象便牢牢地映在了每个人的脑海中。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某天,他们突然发现自家教官居然偷偷在操场边抽烟为止。

“天,说好的纯良呆萌呢,为什么叶叶居然会抽烟QAQ”
“就是啊。换隔壁韩教官或者苏教官抽烟我都不会有违和感,可是叶叶抽烟……我的世界观又一次崩塌了QAQ”

听到了他们对话的叶教官回身远远望了一眼,“我十五岁就离家出走了,你们相信么?”

“不信——!QAQ”

“不信也没用。”淡淡的烟圈升起,消散在风中,“以及,我明明是诚实稳重,为什么非要讲我呆萌?”
 
 
【6】

叶修踢着正步,看着笔直的一列列,笔挺的一排排,满意地点了点头。然而还没等他发话进行表扬,风平浪静就突然被一声报告打断——“报告教官!我不舒服!”
 
“不舒服的同学出列休息!”
 
“不是,教官,你看。他的帽子歪了,帽檐没与眉头齐平;他的头发未梳好,后面翘起了一撮;他的袖扣一边扣了一边没扣;还有……”张新杰顿了顿,颔首示意,“是否可以不要安排我跟王杰希同学面对面?”
 
“这……”叶修语塞,他一时还没明白过来张同学犯得是什么病。
 
“……如果非要这样,我大概只能闭着眼站军姿了……不用你说,我知道军姿标准是两眼睁大紧盯正前方……但是抱歉,恕难从命。”
 
叶修的舌头在嘴里绕了三绕,才终于有办法再次开口:“噢,我明白了。同学你有点强迫症呀。”
 
旁边巡逻的韩长官听到后表示:“不是一点,是很严重。”
 
“啧。老韩你怎么知道?”叶修讶异。
 
“他初中和高中时的军训都是我带的。印象深刻。”
 
“看来这孩子的强迫症真是一如既往啊……”
 
“给他换吧。”韩教官下了命令。
 
“是!”叶修立正敬礼。

【7】

战术训练。按卧倒——低姿匍匐——侧姿匍匐的先后顺序进行。
 
“卧倒!”
 
“卧槽!”
 
“黄少天同学,你说什么呢……”叶修背着手缓步踱过来,“不能因为我刚才驳回了你的假,你就违反军纪,出口成脏,私仇公报噢!”
 
“报告教官!不是这样的!我说的是卧草!你看,卧倒不就是趴卧在草地上嘛……”
 
 
“……”行吧行吧,真是辩不过这群学生。叶修无言以对。他看着一坨坨扭成了五花八门的奇特姿势的学员们,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说的是用手掌外侧的肉擦地,以手——膝——肘的顺序着地,再撑起转身。不是让你们像一摊烂泥似的糊到地上去!明白了吗?”
 
“明白了!”答的响亮而有力。
 
“开始!”叶修下令。
 
“噗噗噗噗噗噗……”依旧是几十团泥巴拍地的声音。
 
“果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啊……”叶修扶额。
 
然而一旁苏教官的境况则比他更糟。“我明明只教了一种方法,他们到底是如何学出六十多种姿势来的啊……”解散后苏教官跑过来哭诉。“为了他们我真是——心!力!交!瘁(cù)!啊!……“那生无可恋的呐喊久久回荡在操场上空。

“交瘁(cù)?那是什么?”安文逸推了推眼镜,“应该是是心力交瘁(cùi)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三排的同学们非常不给面子地笑了回去。恰逢此时此刻此景,苏沐秋真是恨不得把头整个埋进叶修的衣服里去。

于是以后每一次苏教官因训练无效,而露出痛不欲生、苦不堪言的表情之时,四排同学都会整齐划一地喊:“教官你还好吗!教官你又瘁(cù)了吗!”

【8】

 侧姿匍匐。

叶修看着一群妖娆的学生,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刚从厕所回来后走错了片场。

“手指要并拢,并拢知道吗!不要老是五指张开,一只只跟八爪鱼似得……”

“还有,你以为你杨贵妃啊!能别美人卧嘛!给力点啊小伙子们!别一个个都跟残疾人似的好伐……” 

“另一边脚是协助,不是废了啊。”

“以手撑地,身体腾空。不是让你们拖着下半身前进!你以为匍匐是瘫痪病人的专利么?”

“诶,给我躺标准了啊。你,脚再张开点。”叶修上前把邱非的脚又往旁踢了踢,“还有,八字脚脚腕内测贴地,你还不够到位。”

后面的同学笑成一团。如此俯卧,实在是个令人想入非非的姿势。
 
“报告教官!这里确实有伤残病患!”一声大喝响起。
 
“哦?是哪一位?需要休息吗?”叶修充分展现出作为一个教官所应具有的政治素养与人文关怀。

“是孙翔!”唐昊用指背敲敲自己的头。“他这里有问题!” 
 
“尼玛!”众人哄笑。孙翔一个翻身跃起,离地三尺,就要冲过去找唐昊掐架,却被叶教官半途阻拦——“现在是训练时间,私人恩怨请自行解决。”
 
“唐昊你丫的放学等着!”孙翔愤愤地咬着嘴唇,冒火的双眼像是要在唐昊身上瞪出一个窟窿。

“等着就等着!”唐昊毫不示弱地翻回一个白眼,“我不过就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

因为需要一个个地纠正姿势。到了要起立时,已经离他们第一次接触地面过去了整整十五分钟。
 
下了起立口令后,叶修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毫无动静的李轩和吴羽策的身后,望着这双侧头对卧的学生,缓缓问道:“舒服吗!”

“舒服!”“教官可以申请趴着不要起来吗!”

“啧,还真敢答啊。”叶修默不作声地往两人腿上各踹了一脚,“睡着啦?我叫你们匍匐,不是睡觉!”
 
【9】

大家在被叶教官一阵折磨后(其实并不能怪叶修,他只是在完成正常教学任务罢了),屁滚尿流地堪堪爬起,这才感到远离了地狱,重获了新生,世界如此美好,人生如此美妙!
 
然而一旁的四排同学还在爬着,叶修回头看了一眼,问道——“怎么样?要不考虑跟四排同学再来赛一场?”
 
“……不要……”三排同学果断拒绝。悉悉落落的回答响起,表达的却是同一种情绪。

“啧,一点志气都没有。”叶教官出口又是一句嫌弃。
也不知是谁叫了声1、2、3……

“——不要!!!这回有志气了吧?”大家吼声震天。

叶教官蹲在地上画着圈圈,假装自己不认识这群能把不要脸演的这么光明正大的学生。
 
【10】 

休息时间到了。大家一坐下,全都像约好了一般,整齐划一地将手伸进裤袋里。究竟是什么操控了他们的思想?究竟是什么吸引了他们的注意?究竟是什么制约了他们的精神?欢迎来到今天的走近科学,谜底马上揭晓——
 
是玩手机。
 
然而就在大家兢兢业业乐不可支停不下来的时候,隔壁排忽然传来一声惊呼——“啊!不要拿走我的手机!!!”
 
惊呼声很快就弱下去。大家循声望去,只见隔壁的韩教官正在逐个没收手机——不对,实际情况是当学生们看到了他的脸后,全都自觉主动地奉上了手机。
 
叶教官也目睹了这一幕。“诶,大家还是把手机收起来吧……”
 
张佳乐郁闷地叹了口气,下一秒却惊闻如获大赦般的下半句——
 
“……收到帽子下面继续玩。别被看见就好。”

众人感激淋涕:叶叶你敢不敢再好一点了啊TUT!

【11】

拉歌。

本来是跟四排拉着,谁知来的排越来越多,很快变成团VS团的局面。

隔壁便是音乐学院。然而在叶修的带领下,电竞院的学生们竟也敢用完全没调的旋律唱完了半首“团结就是力量”。不过所谓拉歌,就是拖拉着唱歌;并且无论唱的什么歌,走没走调,唱的好不好,从来都不是重点。

“一二三四五,我们等得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的好着急!快快!来一个!快快快!来一个!扭扭捏捏像什么?——像大姑娘!”

“呵呵呵!我们本来就是姑娘啊!——”对面的妹子们大张旗鼓的喊了回来。

“我靠靠靠!中计了!”黄少天拍脸,“文州你快想想办法啊!”

“怪阿姨?”喻文州想了想,“算了。少天,女生嘛,还是让着她们点,也吃不了多大的亏不是^-^”

不过别小看,大喊大叫也是很费体的。不过十分钟,妹子们便撑不住散掉了。”“嘁,没劲。”于峰跟邹远对望了一眼,仿佛结束的意犹未尽。另一边,唐昊马上就响应起来:“转火自家叶教官!同学们!跟我一起,一、二、三——教官,来一个!教官,来一个!”

方锐见叶修一脸害羞,便道“……教官,你看隔壁人家都唱了呀……”

“不不不了……你们听苏教官唱歌就好,我就不在这儿献丑了。”说着便往隔壁排溜去。

“诶,不然你跟苏教官合唱一首嘛QwQ”王杰希起哄。然而叶修头也不回。

“你们看,每次休息教官都不理我们,而跑去隔壁和基友聊天。”戴妍琦妹子暗示性地挤眼。

“基友虽好,可不要贪杯噢。”楚云秀附和着。

“什么鬼啊……”只有孙翔无辜地瞪大了迷茫的双眼。

可怜的翔翔。或许他不是不开窍,而是真的无窍可开。

【12】

军体拳。

“勒脖外勾!”只见叶修的右手肘向左下一挥,连带整个身子都往下一沉,随即左手勾拳上步。

“报告教官!勒脖不应该是右手外挥向内勾,你这样直接手肘下划,是怎么个勒法啊?”孙翔一脸莫名其妙。

“内拨……”周泽楷在一边支吾了两个字。

“周同学的意思为教官说的是‘内拨下勾’,有鼻音的那个nèi,平声的那个bō,而不是你说的勒脖。”江波涛解释道。

“孙翔同学,回去可以多听听广播噢。”叶教官笑的一脸“你耳朵有毒”的表情。

紧接着。“邯郸顶肘!”孙翔听到教官这样喊,一面有样学样,一面却禁不住在内心疑惑,“不是只有邯郸学步吗?哪来的邯郸顶肘?”

这一次,还没等他发话,黄少天就先嘴快地问出了口。

“不是邯郸顶肘,是弹裆顶肘啦!”叶修答复。

好险好险,幸亏自己机智地多想了一下,否则又要被他们笑话听力了。孙翔内心os。

“弹档……”方锐若有所思地咀嚼着这两个字,“这个招帅!我喜欢!”他一边对此大加赞赏,一边试着在魏琛身上进行实体演示。

“我靠!方锐你小子够阴啊!有种正面单挑啊,这算个怎么回事……”魏琛一边躲闪一边感慨。

“方锐,不要掩饰了,其实你是喜欢这招的猥琐流吧!……都说文如其人,我看你是招如其人啊!”黄少天在一边补刀。

“不过说真的,这招的确管用的很呢。”喻文州笑眯眯地望着王杰希,“怎么样,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们组队交手吧……”

他笑得一脸友善,可王杰希却觉得后背没来由地泛起一阵恶寒。

【14】

又到了休息时间。

“来来来,大家放松站就好了。”

“什么叫放松站?”

“喏那边,”叶修勾勾下颌,“看到没,别的排都是站标准的军姿,你们呢,可以不用站的那么直……不过等等!蹲下的那个是谁呢!对!说的就你呢!我说过可以蹲了吗!只是让你们随意点,但起码要保证排面外观过来跟他们差不多啊!……还有你!多动症嘛!敢不敢动作再大一点啊?非要站军姿是不?”

说归说,反正站着也没啥事,于是大伙儿开启了闲聊模式。

“教官你还要当几年兵啊?”

“两年。”

“什么时候能当上军官啊?”

“没读过大学,只能当士官。”

“那你考个大学呗?”

“不行啦,就是因为考不上大学所以来当兵的。我来之前可是为了背军体拳熬夜到十二点呢……”

“那你还背成那样,难怪考不上大学。”张佳乐回想起教官那时每次一招结束都喊不出下一招名称时的情形。

“少来……话说考大学有什么用?”叶修反问。

“这……”同学们面面相觑,似乎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说就是嘛……你们自己读大学的都不清楚,还叫我来考……”叶修转了个圈,继续道“不过隔壁排的苏教官可是高材生噢,人是浙江大学来的,以后可以考军校。”

“啧啧啧……”一片惊叹,“教官你cp真厉害!不用担心,他的智商正好可以跟你互补了!”

“胡说!”一边的苏沐秋闻言回了一句,“你们叶教官可厉害着呢!他的聪明,你们是没见识过唷……”

【14】

又过了一会儿,叶修溜达到了队伍背后,“我通知件事啊。接最新安排,检阅那天我们排需要走队列,不表演军体拳。”

“唉——怎么能这样,教官你去争取一下呗。走队列,那多没意思啊。整天就个正步踢来踢去,难道接下来的一星期我们都要这样过嘛……”于峰抱怨。

“怎么能这样说!这可是千挑万选的!隔壁的韩队看我们排走的好,这才特地让我们多去一些人的!要知道,一旦从这里出去,你们就不代表三排,而是代表整个电竞院的脸面了!”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颜值担当?”江波涛有意无意地望了一眼周泽楷。

“……我也不是没争取过,可争取不来,怪我咯……”叶教官撇了撇嘴,下一秒又恢复正经,“现在,每队选一个小队长出来,带领这队训练。”

“报告教官!可以自荐么?”

“可以。”

“那我自荐!”“我要自荐!”两个声音在同一时间响起。众人追寻着声音的源头转过去,看见了怒目而对的孙翔和唐昊。

“既然我们都想上,那就来公平竞争吧!”

“来!你以为谁会怕你?”

下一秒,只见尘土飞扬。

可正值两个人掐的不可开交之际,叶修忽然淡淡地道了句,“闹够了没?你以为我就一定会从自荐的人中挑吗?”

随即他走到于锋身边,拽起他的手,“第一队同学看清楚了啊,你们的小队长就是他了。”

尘土仍在翻滚着,好一会儿才停下。而这时,叶修已然走到了最后一排。

孙翔抹了抹脸上的土,唐昊拍了拍手上的灰。两个人同时愣道:“等等,我错过了什么?”

【15】

人算不如天算。训着训着就下起雨来。

不知哪里吹来的妖风,混杂着冷冷的冰雨胡乱地拍打在脸上,避无可避。偏偏这个时候还在进行例行半小时起站的军姿训练。楚云秀看着自己紧贴裤缝的手,早已发白无知觉,甚至连牙都被冻到不会打颤了似的……

“来。跟我一起念——不冷!一点也不冷!似魔鬼的步伐,摩擦摩擦……”叶教官开始洗脑催眠疗法。

但再洗脑也阻止不了越来越大的雨势。逐渐地,雨点拍在帽顶上的啪啪声越来越清晰。

“教官,不要自我欺骗好不好。”张新杰抬腕看表,“据我手表显示,现在室外温度只有零上5摄氏度,东北风3级。天气预报说,今天一整天都是阴雨。你要是真心疼我们,就让我们向后转,换个方向,不要直对着风口……”

李轩也叹气:“是谁昨晚还在朋友圈转萧敬腾照片来着……”

“唉,之前我是以为下雨了就不用训练嘛,所以天天把萧敬腾的照片摆桌上……这下可好了!” 戴妍琦懊恼,“真是自己求的雨,跪着都要淋完!”

“雨这么大干嘛还训呀……”苏沐橙有些不太高兴地嘟着嘴。

“哎,这可就是你错了!前两天教官都说了,这不是雨,是露水。”黄少天纠正她。

眼见着他们淋雨,叶修着实也有些不忍。于是他安慰道:“快了,再等等。今天下午领导来视察,视察完了你们就可以避雨去了。”

【16】

千盼万盼,大家总算盼来了冯主席的光脑壳。

“下这么大的雨不撑伞,装什么亲民!”唐昊抱怨,“有本事你倒是不撑伞在操场站上一个小时啊!”

“会不会就是因为秃头,所以才不怕淋呢……反正他也没头发可湿。”舒可欣悄声对舒可怡道。

“唉……可就算他不怕淋,我也为我们主席的身体健康担忧啊!”舒可怡故作捧心状,“要是感冒了,可怎么出席我们的阅兵仪式啊?

“他不会是每个排都要走过去吧……”郑轩看着操场上乌压压一片,共十多个排,觉得自己的额上滑下了一滴冷汗。

结果还真被他说中了。冯主席的身后还跟着一群扛摄像机的,背包的,提伞的,拿录音笔的各色人马,到每个排都要停下来讲五分钟话。纵使讲完了,还有着慰问以及拍照合影等步骤。估计明天一早,校报上就会登出”领导冒雨视察军训成果”这样的的大标题来。

“同学们辛苦吗?”

“不辛苦!””为人民服务!”

“好好锻炼啊!”

“领导慢走!”

同学们虽然嘴上说着慢走,心里想的却是“尼玛啊!快走快走吧!”。

为什么做人这么难。老师从小就教导的要诚实呢?

【17】

下雨天,室外田径场是不能用了,只好转到室内,让大顺带学习急救与包扎。

“我先给大家演示一下。首先是头部包扎。”叶修拿出一条状似三角裤的白布片,放在腰前,“看,这是个等腰三角形。顶角和底角两边有绳子连着。第一步我们得先将布条底边折成两层……哎,别笑啊我说你们,认真听讲!”

“是!”同学们大声回答,之后却依旧笑的东倒西歪。

因为……实在是耻啊这画面!场面参考超人内裤外穿。只可惜坐在上面当模特的肖时钦同学,由于摘了眼镜,什么也看不清,所以只是一脸茫然地任由叶修用那布条在他头上反复折腾。

“认真学啊!包扎可是要考核的!考核不过的话,你们的军训成绩就自己看着办吧……”叶教官放话在那里。

最后认真学的结果就是,女生一个个成了苏桑,男生一个个成了几内亚人。

“演示结束!现在大家开始自行练习。”叶修背着手开始巡视,同时四处指(cháo)指(fěng)点(cháo)点(fěng)。

“你这是什么?你以为包扎头部是带浴帽吗?”

“就你这速度,还没包扎完伤员就失血而亡了!”

“包一边眼睛!不是把两边全包了!”

“完成了?”叶修走到包荣兴身边,意味不明地眯着眼问。

“是呀!教官你看多完美!”包荣兴起身,开心地展示着自己的学习成果。

“可我是叫你包扎耳朵,你倒把这两只耳朵全露着,是图什么?”

“……”

【18】

好不容易,大家总算是学会了包扎,虽然不太美观,但好歹最关键反折步骤起码是学了下来。于是进入下一步,担架搬运环节。

“Yoooooo~”四周一片起哄。只见叶教官往地上一躺,苏教官蹲下,顺势将他的头托在膝上,双臂一环,便将他整个人都给圈在了怀里。

“啧叶修你最近又变重了啊。”

“……谁叫你猜拳输了。我懒得动。所以还得麻烦你了啊苏沐秋大大。”叶修闭上眼开始装死人。

这人的脸皮最近怎么越来越厚了……苏沐秋心下纳罕。他丝毫不了解那是因为叶修碰上了一群比他更没下限的学生造成的结果。

两人成团在地上拖行了一会儿后,苏沐秋抽出手,换了个姿势,伸到叶修膝盖之下。

“公主抱!”还没起身,见多识广的戴妍琦便意识到他们将看到的会是什么景象……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有节奏的起哄声响了起来,一阵高过一阵。

“停!不要闹!”苏沐秋停下来呵斥,以整顿纪律。

“哟,是谁昨天抱着我们的叶教官在说‘没有你我怎么活’的呀?”楚云秀环抱双臂,模仿地绘声绘色。

“……叶修!快点!自己爬上来!”苏教官假装没听到,别过脸去继续下一步背驮伤员的演示,可泛红的耳角却出卖了他。

然而他没想到,下一秒,怀里的叶修便忽然睁眼侧头,以一种深夜主播般的语调在他耳边道:“不如我们就从了他们吧。”

苏沐秋浑身过电般地一颤,差点就化在了对方的眼眸里。

真是不得不承认,此刻的叶修,苏到不行啊。

【19】

队列训练中。

“你敢不甩手吗?”叶修凑近了刘小别道,“你看看那边女同学,走的都比你英气多了。你这样外八字脚左右甩手,你以为你是大老板啊?”

“小别他不是故意的!”情急之下卢瀚文大喊,“他只是手速太快,脚跟不上手部动作的节奏而已。你看郑轩,那才是真正的同手同脚呢!”

被点名的人抹了一把额上不存在的汗,同时心里默念道,“跟这些卖队友的人在一起军训真是压力山大……”

方锐踏着正步,将手机塞给林敬言:“帮我拍张照呗。”

林敬言拿着手机研究了很久,最终叹气道:“我觉得我拍不出我眼中的你。”

“你不如就直说我没周泽楷帅好了!”方锐瘪嘴。

“没事!主要看气质嘛!”林敬言被他的举动都笑了。“方锐同学无论怎样都是可爱的呀!”

【20】

终于到了会操那天。周泽楷被选为了三排的举牌手,而另两个领队则分别为唐柔与楚云秀。

“明明我们排是汉子多,为什么非要选两个女生打头啊╭(°A°`)╮”张佳乐不服。

“物以稀为贵嘛。况且她们走的,确实比你们英姿飒爽多了!”

十多天的辛苦努力终究没有白费。三排同学不负众望,被评为了全校十佳排面之一。

……

告别的前一天夜里。

“怎么……羡慕哥的奖状了?”叶修叼着一支烟,一腿蜷缩着,另一腿则架在桌子的隔层上,胳膊懒懒地搭着邻座苏沐秋的椅背。

“……才没有。”苏沐秋转头不理他。

“……不要灰心嘛,不就是输给我了吗。以后还多的是机会,毕竟这是第一次带军训,难免手生嘛……”

第一次带军训就拿了个第一的人,有资格说这种话吗。苏沐秋简直憋屈地欲语泪先流。

不料叶修抽过一张纸,刷刷地就写了些什么,往苏沐秋面前一推,“呐,不就是张奖状嘛。我颁给你。”

苏沐秋低头,只见那纸上写的“最佳教官”四个字,颁发署名处签着“叶修”,还用红笔画了个简陋的公章。正中间一颗五角星,闪闪发光。

“怎么样,独一无二。满意了吧?”叶修眨眼,勾过他的脖子。

“这么特殊的待遇,我真是无以为报啊。”苏沐秋意味不明地笑笑,转头对上他的眼,“既然如此,不如我以身相许如何?”

“此话当真?”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被推倒在床上的叶修不甘心地挣扎道:“喂,说好的君子呢?”

回答他的只是崩落的纽扣与开了的皮带头。

--------------------------------【正文 The end】-------------------------
 

第一次写paro,还是这么欢脱的paro,总觉得很不适应,导致回到小学生文笔。还请大家见谅,图个乐子就好。

其实这都是我这半个月来的军训心得【笑】求雨求了好久结果被淋哭,匍匐会把手肘磨破,训完卧倒的第二天全身酸痛,正步踢到最后腿都抬不起来什么的……特别是我们教官人真的特别特别好,最后给他送别时唱《再见》全班都哭了。而文里的所有梗也都来自于真人真事。

回到正题。下面有惊喜。老粉应该都知道我说的惊喜是什么意思。虐点低的请直接跳过这段下拉到最后点红心和小手就好。
 
祝阅读愉快。

 

============【彩蛋分割线】===============
 
十年后。
 
叶修坐在宽大的木质办公桌后,指间夹着的一支烟还剩大半截才燃到尽头。可他看了看闪烁的火星,就这么直接干净利落地将其撵灭在烟灰缸中。而后他站起身,拉开了落地窗前的帘布,军靴的后跟在瓷砖上敲出“踏踏”的回响。
 
这是他的独立私人办公室。彼时的小兵已经成长为军区总司令,肩上的三颗星沉重却又闪着令人艳羡的光。

窗外不知何时已飘起了雪,白皑皑一片,像是给整个世界都披上一件素白的大衣。灯火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明丽鲜妍。很远处的摩天大楼有如幻影,红红绿绿的色泽在通透如镜的窗上倒映。叶修这才想起,原来今日是平安夜。

平安夜,哪一处不是欢声笑语、歌舞飞扬。大家都陪在最爱的人身边,相互依偎,倾诉衷肠,一同度过漫漫长夜。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想接一片雪。可指尖碰到的却是冰冷的玻璃面。

是啊,就像有些东西,终究是触不到了。

八年前的一次野外执行任务,苏沐秋意外身亡。想当年苏沐秋还抱着他叫“没有你我怎么活”;可后来的那么多年里,叶修真的失去了他,却也不是一样活的好好的。

他将披在身上的军大衣又紧了紧,于窗前停歇驻足了片刻,期间眼神几度涣散重聚。最终却还是拉上了帘子,疲惫地跌落回转椅上。

他要等的那个人,永远都回不来了。

那时他说的一言为定,终究还是没能应允。

苏沐秋确实以身相许了一辈子。可他能看到的一辈子,却不是他的一辈子。

=============【彩蛋分割线】================

【我是避免看到惊喜的对话框】

【我是避免看到惊喜的对话框】

【我是避免看到惊喜的对话框】

【我是避免看到惊喜的对话框】

【我是避免看到惊喜的对话框】

【我是避免看到惊喜的对话框】

【我是避免看到惊喜的对话框】

【我是避免看到惊喜的对话框】

【我是避免看到惊喜的对话框】

【我是避免看到惊喜的对话框】

【我是避免看到惊喜的对话框】

【我是避免看到惊喜的对话框】

喜欢就点红心蓝手吧。不要忘记评论哟。

爱你们。

评论(61)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