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央

开学即神隐。盗笔/全职。手速跟不上脑洞。BL黑花,瓶邪,双花,喻黄,伞修,林方,周江,韩张,双鬼,昊翔/周翔等。BG二丫。
对纯大团圆结局有着极强排斥心理。
女神八月长安。不看脸的话,男神是三叔。

【老九门】一碗鱼汤

她循着香味一路走到雅座门前,却不见人影,顿时眉梢一拧:“那条老狗呢?”

新来的伙计显然对碰到如此乖张的女人还很不适应,一急之下,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五爷出去方便,马……马上就回。您稍坐……啊,稍坐。歇息片刻。”

女人剜了他一眼,目光又溜到桌上搁着的盖蒲罐子上晃了圈,再回来时却已变了脸色。小二急忙低头,心道这姑奶奶真不好惹,却听得她放缓了口气道:“行吧,那你出去,把门给我带上。在门口给我守着,别随便放人进来。”

“好勒,好勒。”伙计如获大赦般地掩上门,门外穿来隐隐约约的喊话,“姑娘别急,我这就去给姑娘上茶。”

她顺着门缝向外瞅了瞅,确认无人后,这才蹑手蹑脚地走到桌前,轻轻把蒲团放到一边。盖子悬空的刹那,香味扑鼻而至。

她正望着奶白色的汤愣神,身后门扉却已在不知觉间再次悄然开启:“哟,我自己都不知道,原来我的手艺有这么好?”

“怎么,只许你带汤,就不许我来看看你这汤里有没有下毒?”她回过身来,微微瞪了他一眼,可迟迟找不到地儿放的盖子却是泄露了心中的慌乱。

“好好好,那你看,你看。不急,慢慢看。”狗五绕到她对面的椅子,一撩袍子坐下。袖里的三寸钉跳出来,安静地伏在桌旁,眼神却是巴巴地望着那碗汤。

“看够没?你要不喝,就让给它。”狗五摸着三寸钉那身顺溜到不行的毛,“这种待遇,它在我身边跟了这么多年,都还没享受过呢。”三寸钉像是感受到主人的偏心般,弱弱汪了回应一声。

“……”盖子与木面轻磕,发出一声微响。她避开他温吞吞的笑意,敛起目光转向一边,嘴里却是在应着他的话,“谁说不喝?看在这狗的份上,我就暂且信你一回。”

他看着她喝汤,觉着也是挺神。那装盛的容器并不大,然而小匙与瓷碗相撞的叮当声却从始至终都没出现过。奶白色的蒸汽袅袅升起,迷蒙了她的面容,也模糊了他的笑容。

……

小二送完茶水退出去,却猛不惊被谁攥住了衣袖。一回头,只见一个身材样貌都与雅间里的那个姑娘有几分相似的姑娘正悠闲地摇着扇子。

我这什么命,一天之内招惹了两个这样的姑奶奶,老天爷你放过我吧?小二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嘘,别出声。”只见她收了扇子,轻轻地蹲下身来,雪白的大腿与姣好的身段在旗袍的映衬下一览无余,“你就答我一句,这里面,是不是有个姑娘?”

“是是是……”小二忙不迭地答到,一脸“您可怜可怜我千万别进去添乱”的表情。

她的表情一变,扇子一松,眼瞅着就要啪嗒落在地上。 小二慌了,这要弄出动静被发现,得罪了里边的两位,麻烦可就大了。然而在电光火石的眨眼间,他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当下,扇子又已然重回到了她的手里。谁也没看清楚她是什么时候出的手,又是如何接回的扇子。

“……”她缓缓地,重新直立起身子,望着那门,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一次,倒是任谁都看得出,她的眼里盛满了失望、无奈与不甘,那是一种命由天定的疲惫感。她转过身,走了两步,像是想起什么似得,忽而又转过头,把店小二吓得不轻。

“……谢谢。”

“诶,姑娘走好,有空再光临小店哟!”他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却恍然间瞟见她眼角有什么东西的反光,仿佛折射过后的冰花。

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他揉揉眼,那个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视野里。“王二,楼下大厅靠东窗,花生饼加一壶龙井!”他听到低层的召唤,“好勒,这就来!”店内生意太好,他顾不得那么多,只得飞奔而去。

待他在楼下再见到五爷和那个姑娘时,罐子明显已经空了。姑娘在前头先出了门,五爷后脚才跟过来。他赶忙迎上去,问道:“五爷慢走,走好!下星期还要给留座吗?跟先前一样的老位置?”

面前的人却摇摇头,“不必了。”他一愣,只听狗五自言自语道:“她若再想喝汤,必定会到家中来找我。出门前那一场戏,到底还是值的。”

小二看着他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别的他不知晓,五爷走时心情很好,这点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end】————————————

接三叔的吴老狗假装给狗洗胃摆脱霍仙姑后续。

吴老狗X吴奶奶的组合。中间那个女人是谁,不用我说了吧。

希望大家喜欢。

话说我都不知道这cp应该叫啥_(:_」∠)_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