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央

主盗笔/全职,其他墙头看心情。BL黑花,瓶邪,伞修,双花,研安,荼岩,顺星(顺)等。BG二丫,狗解等。爱好强强、暧昧向互撩,多开放式结局。手速跟不上脑洞,开学即神隐。
女神八月长安、七英俊、琉玄。不看脸的话,男神是南派三叔。

【全职高手·全员向】怪盗杰西卡

*注意:私设成山。人物可能ooc。

怪盗paro。向柯南致敬。

 

 

【零】

 

“怪盗,就是以夜幕为舞台的魔术师。”

“这是我最华丽的谢幕,所以,你可千万要来赴约哟。”

 

【壹】

 

“上次不就是因为局里妹子太少所以我才会上当的嘛。她说她是来应聘的,我一想我们都好久没有跟妹子合作过了所以就给了她个面试的机会,谁知道她会那样大摇大摆地就从警局里把宝石偷走了,这让我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哪!穿成那样,我怎么想得到她居然不是妹子!” 警官黄少天双手握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不过好歹我们知道了,他的变装不止老人和大叔两种不是么。”喻文州从开水间捧着咖啡回来。与面前人的歇斯底里不同,他倒是一脸的淡定自如,“以后在场的女性,也可纳入嫌疑人范围。”随着勺子搅动,杯壁渐渐褪去原先的黑色,显露出怪盗杰西卡的标志性卡通画。

 

变色型马克杯,遇到40°以上高温熨烫,便会露出底层纹案。这是上次追捕中,怪盗杰西卡留给 “恩人”黄少天的礼物,以表感激黄警官放他进了警察局,才使得他的计划能够有条不紊的一步步实现。黄少天收到后死活不肯用,差点就气得砸掉。最后却被喻文州捡了过来,放在办公室当忘带水壶时的临时备用杯。

 

 “哼,这次,我一定一定要把他逮到,一定!!!!”愧疚与羞愤的呐喊声在楼道里久久地回响着,喻文州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别急,先看看预告信上讲了些什么再说吧。”

 

黄警官啪的一把抢过预告信,跌落回靠背扶手椅中。

 

 

【    当金色的飞鸟再次歌唱
      当银色的游鱼破水而出
      从双圆的玻璃内
      透过奥德修斯的眼睛
      你将发现
      死生的交叠
      就在那一瞬间
                        

                            ——杰西卡 敬上   】

“这这这……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看过一遍后黄少天有些抓狂地评论道,“前两句还好理解,应该是作案时间。可第三句第四句又是什么鬼?还有第五六七句!怪盗杰西卡不是向来只偷东西不杀人放火的吗?”黄警官瞪着白纸黑字,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恩,我觉得这整张预告函里,每句都是一个暗示。不过具体是指什么,我还没想清楚,需要点时间。”喻文州接过卡片,又认真地浏览了一遍,将其塞入口袋。“联系一下钦黔的那个侦探,准备开工吧。”

 

 

【贰】

 

“卖报咯卖报咯!怪盗杰西卡的谢幕演出!警察局又接魔术师怪盗的预告函!这一次他们会如何交锋?卖报啦卖报啦——先生,来一份吧?”报童将手上的报纸强行塞入叶修手中。叶修叹了口气,万分礼貌地对小朋友说道:“不用啦,原件我都已经看过啦。”

 

“啊?”被塞回报纸的报童还处于一脸懵逼状态。叶修已经再次抬脚往前走去,而他斜后侧五十米远的的地方,便是新叶市的警察局。

 

……

 

二十分钟前。

 

“哈,老叶,你终于来啦?”黄少天一见叶修就从坐的真皮转椅上跳将起来,“快看看快看看,这什么意思呐?”

 

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怎么还是那副老样子。就这样,你还抓怪盗呢?”

 

黄少天怒气冲冲地凑过来:“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谁说我能力不行了?!”

 

“那你告诉我,这么多年,这么多次,你摸到过他的衣角吗?”叶修翻了个白眼,接过预告函,扫了两遍,大脑便开始高速地运作。

 

“你……”黄少天还待争辩些什么,却被喻文州拦住。”你先让他看看再说吧。“对上喻文州那副好脾气的笑,黄警官即使再火,也只得悻悻收了手。

 

“是这样的……”喻文州接话对叶修道,“目前据我们推测,有双圆型玻璃的建筑物并不多。一座是本市的凌丰幼儿园,可以排除;而另一座是本市的子海大厦。子海的一二两层是大型超市,三楼到五楼是宾馆。从六层往上,一直到第十层,目前租给私人开设展厅。再向上的几层还尚且空置。租用展厅的人我们也查到了,新叶市最大的造船厂老总,斩楼兰。而他所办的展览属于免费对外开放类型,展品为他这些年来搜集的私藏,大多是宝石饰品一类,有发夹、胸针、戒指等等……”

 

“啧。”叶修听到这里顿了一下,“那也就是说,还不能确定他的下手目标是哪个?”

 

“就目前情况而言是这样。”喻文州恭敬地回应。

 

叶修并没有纠结于眼前的问题,而是再次端详起手中的卡片。“飞鸟再次歌唱……这里暗示的应该是酉时。”他向着喻文州解释道,“因为把这句话中的第一关键词‘再次’提取出,简化为‘又’后;再和作为主语的‘鸟’拼凑在一起,便形成‘鸡’字。而十二个时辰里,鸡对应的是酉时,相传酉时鸡要归巢。”

 

“那另外一个呢?”黄少天急吼吼地插嘴。

 

“游鱼……”叶修再次陷入沉思,“杰西卡从不给多余无用的线索,如果按照刚才的思路推理,破水而出那就是飞鱼。而根据中国的古代传说,鱼飞起都是为了越过龙门……辰!龙对应的是辰时!”

 

“可两个不一样的时间点,又有什么用呢?”喻文州疑惑,“他总不可能来两次吧?”

 

叶修咽下一口唾沫:“……是日期,其中有一个是日期。按杰西卡往常的作案习惯,预告函发出后的一星期内必定会动手,而且一贯是在晚上。今天是几号来着?”

 

黄少天看了眼手表:“7月3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预告函的意思应该是指7月9号晚7时,他会来子海大厦取走某件东西。”叶修总结道,“子海大厦傍山而建,共有十六层。下午有机会,我们到达实地再做讨论。”

 

“行。”

 

……

 

午后两点,阳光正盛。在宾馆里苦思冥想了一上午后出来的叶修,抬手就招了一部taxi,“子海大厦。” 

 

他急于去实地验证一些猜想,所以走的头也不回。以至于压根没注意到,就在自己身后的不远处,一位穿浅绿色T恤的男子压了压帽檐,紧跟着上了他之后的那辆出租。

 

【叁】

 

“出去了那么久啊?”王杰希看着攥了杯与衣服颜色相同的青瓜汁回来的青年,挥挥手中的报纸,笑道,“看来这一次阵仗不小呢?为了欢迎我,他们还真是什么东西都摆出来了。”

 

杯中的果汁只剩一口,少年晃了晃,问道:“你不尝尝?味道不错。”

 

对方毫无顾忌地接过,一仰头,杯子便已倒空,他随手向后一抛:“说吧,看这样子,你今天收货应该也不小。”整个过程中,他只盯着面前的人,头都没回,空杯居然也这样就稳稳地进了垃圾桶。

 

“上次你的女装把他们吓得不轻。所以这次警局决定和研究所练手,启动低温冷冻技术。”

 

“诶,这怎么能怪我。”沙发上的男子转着笔,似是不经意的动作,却愣是能被他玩出了眼花缭乱的感觉,“我的眼睛不做点调整,实在是太明显了。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进局子,当我是傻子?自投罗网的事谁会去干。想想盲人角色之前玩过了,那就只好走女装这条路咯。反正妹子们出门都要化妆的,不是吗?”

 

“听说到时整层楼都要被冻成冰棍。你这次麻烦可有点大咯。”绿衣青年在他身旁坐下。“进门将会有安检,禁止携带任何武器与金属设备。届时镶有宝石的戒指将被黄警官戴在手上,成为全场唯一的金属源。整个场子会被清空,黄警官将坐在展示柜上。展柜远离场内的两个通风口,位于大楼装饰面的落地玻璃前。靠近八楼展厅入口处将由警卫把守,但场内只留有少数几个警官,原因就是怕人浑水摸鱼。”

 

“确实是有所防备啊,难度系数提升了。”他将报纸搁置在桌面,“过两天我亲自去现场看看好了,说来还没亲眼见过美丽的猎物呢。起码要验验货是不是真的,我可不想白跑一趟。不过,有挑战才好玩嘛,不是吗?”

 

 “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呢。”方助手十指交握,表情就像那些刚得到新玩具的孩童,“前一段研发的那些小玩意儿,是时候拿出来试试效果了。”

 

王杰希手上的笔转速越来越快,碳素水笔如墨龙般在他指尖翻飞。普通人一般都是单手转笔,然而此刻却是是四条墨龙夹在他的指缝中,左右各两支,而且两手的笔在不知什么时候就已交换了多次。“说起来,这一次破解谜语的速度倒是加快不少,看来黄警官有进步嘛。”

 

“不是他。”方士谦忽然正色道,“是钦黔的那位回来了。”

 

他手中的笔滞了一滞,不过很快又继续转动起来。“好久不见,还真是有些想念呢。”四把笔同时抛起,收手,稳稳地卡在五个指头间,动作快的几乎捕捉不到。他抓起扔在茶几上的风衣,披上肩道,“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那就来吧。

 

挑战书是我下的,我可不会怕你。

 

【肆】

 

才五点多钟的光景,子海大厦的门前已是人山人海。对于每次只偷宝石并且还总会原物奉还的怪盗杰西卡,多数人都讨厌不起来。这已经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一块谈论焦点,本着娱乐消遣的心态,大家都看热闹不嫌事大。所以那种狂热式的崇拜随着案发次数的升高是只增不减。

 

方士谦身着便装站在人群中,听到比他小两级的学妹——也就是如今的美女记者苏沐橙对着采访镜头道:“我们现在就在怪盗杰西卡宣布的案发楼前。预告信的内容想必大家也都清楚,根据警方解码,实际地点应为子海大厦八楼,偷盗目标是名为玛格丽塔的宝石——此刻它被镶在一个戒指底座上。这一次,夜的魔术师·杰西卡将与零度冷冻正面对撞,他那灵巧的手指是否会受低温所限,他又是否能够成功完成这场承诺过的精彩演出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

 

八楼之上。

 

准备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十二台冷风机都被手推车运送进来,归到它们各自的地方放好。

 

“叮铃铃~”叶修的手机铃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摁下了接通键——

 

“怎么样?开始了吗?”声波被听筒扩大,跨越几万米的距离,从大洋彼端传来。

 

“快了。这一次,你就拭目以待吧。”

 

“话说你是怎么推测出他的目的地是八楼?”苏沐秋的声线一如既往的干净清朗,还混合进了一种等待好戏开场的兴奋。

 

“双圆嘛,不就是8吗?”叶修抽出烟就想点上,结果抬眼看到斜上方的火灾报警器,还是作罢。

 

“奥德修斯可是古希腊传说中的人物,他最经典的事迹应该就是攻破特洛伊那一战的木马计了。面对这样的对手,你还是小心为妙。”苏沐秋劝道。

 

“放心吧,为了防他,我们可是连搬运冷风机的工人都进行了全身安检呢。这一次他玩不了偷天换日的把戏。因为金属探测器限制了他携带高仿品进出。如果他是变装混进来的,估计连扑克枪也带不了了。”

 

而大厅的某个角落,听到这话的年轻男子,嘴角微微上扬。

 

【伍】

 

指针一格一格地转动着。距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清场完毕,室内温度也已经成功降至冰点。虽然一切都已被安排妥当,叶修却总觉得这展厅内,有哪里不太对劲。究竟是哪里呢?他又扫视了一遍,却仍旧毫无头绪。

 

缩在角落里的王杰希有些瑟瑟发抖。即使贴了不少暖宝宝,甚至连服装都去临时加了一层绒内里,却还是不大管用。“啧,真是低估了这温度呢。” 他心下暗诽,揉了揉被冻得发红的鼻子,望了一眼夜光表,“快了快了,还有两分钟。士谦那边估计已经开始行动了。”

 

七点整正好。“所有人小心。注意角落与天花板。”喻文州又强调了一遍注意事项,话音未落,厅内所有照明灯却咔的一声全部暗下来。

 

“什么?停电了?”黑暗中有人大喊。

 

“别慌,站在原地不要乱动,这是杰西卡的惯用伎俩。”展柜上的黄少天这次倒是冷静下来,“目前我这边没事,大家小心。两分钟后备用电源会自动开启,接替工作。”

 

“Ladies and gentlemen ,welcome to 子海专场!”场内与场外同时传出杰西卡那迷幻性的魔术开场白,“非常感谢您能来观看我今晚的谢幕演出,祝您观演愉快,有个美好夜晚!”

 

”你们倒是快听声辨位啊!“黄少天急了。

 

“他用了微型麦克风,你摸过去找到的只能是扩音器,没用的。”叶修解释着,眼睛却是仔细地在场内环顾,不错过一丝一毫的痕迹。

 

“咻~啪!”落地玻璃正对的电台大楼中央,绽开一朵烟花。成型后,是个字母M。

 

接连的,一道又一道烟花持续升起,映亮了整个夜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M……a……r……g……a……r……”喻文州轻轻念出声来,“Margaret。这拼的是玛格丽塔。”

 

烟花一次比一次炸的更近,倒数第二个e,几乎已是紧贴玻璃幕墙绽放。强烈的亮光使人不禁眯了眯眼,叶修却在这时叫到:“左侧墙角,向左侧墙角包抄!”

 

他终于明白自己之前不对劲的感觉是源于哪里。完全黑暗的室内本该不应有任何光源,可当烟花在玻璃前炸开的时候,左侧墙角却也同时映出几许灿白的亮光。

 

是镜子!那里有镜子!运用了折射原理,巧妙制造出视觉盲区,让人误以为这空间确实有那么大,其实那只是镜子延展的效果罢了。真正的怪盗,说不定就藏身在那镜子之后。

 

 

可是已经迟了。比刚才更亮,更剧烈的爆炸,忽地在玻璃幕后的狭小室内滚开。是最后一个“t”。恰逢刚刚才适应黑暗之时,所有人都不禁抬手遮住了眼睛。

 

就是此刻,行动!王杰希一个前滚翻就地近身,戴着夜视镜的他看得比任何人都清楚。黄少天只觉得什么东西在眼前滑过,指间瞬间便空了。糟糕,“戒指! ”他大喊出声,顺势要去将东西抢夺回来,一道烟花却就这样生生将他与怪盗分隔而开。

 

“嚓——”六道火树银花同时从地面升起,映亮了整个展厅,仿佛在为前面的魔术表演做最辉煌的总结谢幕。身着酒红燕尾服的怪盗杰西卡就悬吊在这正中,单手抓着飞虎爪,右手贴在左胸前,宛如上世纪的伯爵那般,浅浅鞠了一躬“节目还满意么?各位先生们。”

 

楼下的围观群众此刻都已经热血沸腾,可离他最近的这几位观众却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开心点嘛!不就是拿了你们一块宝石吗?你要舍不得,我再送你们一人一块好了。”

 

七八枚一模一样的戒指从他的袖中滚落。黄少天讶异地睁大双眼:“这不可能,进场的所有人都做过安检,你怎么可能带着高仿而不被发现!”

 

“好好找一找噢,说不定真品就在里面。”他笑着,伸出食指在单片眼镜前摇了摇,并不理会黄警官的询问。

 

……

 

供电就在此刻恢复,大厅内又重新亮堂起来。黄少天气得扭曲的表情这才稍微缓和了些:“想逃走?告诉你,可没那么容易!”他一边叫着,一边给喻文州使眼色。加上叶修,三个人,刚好成包抄态势,就待伺机而动。门口的警卫这时也围过来准备帮忙。然而黄少天才刚迈出一步,便有什么东西从上方劈头盖下——

 

 

烟雾报警器,启动。哗啦啦的自来水从固定花洒中喷薄而出,浇了众人满头满脸。人给冻得直打哆嗦,眼睛都睁不开,东南西北更是一团糟。幸免于难的怪盗不禁在心底暗笑:那是当然,这可是我精心策划过的位置啊。

 

由于零度低温,水一下地,就结成薄薄一层冰。他甩了甩手中的另外一根飞虎爪,找准方向射出,贴着天花板,从水势小的间隙穿行而出,一脚踹开了展厅大门。外边把守的人都还没有缓过神来,直接被他一人一张扑克放倒。

 

“小心扑克枪!”抢先从辨不着北的境况里脱出的喻文州,拔腿便追。紧随其后的是黄少天。对比之下,叶大侦探就比较可怜了。兴许是平日里比较宅的缘故,他依旧在跟态势已经明显小下去的喷水器作斗争。

 

出门后王杰希便从顶上跳了下来。一群人开始上演走廊追踪的戏码。毕竟是七月天,身体很快便能从僵硬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此时若再用不方便的飞虎爪跟跑步拼,显然不太合算。纯体力的竞赛,谁跑得快便是谁赢了。

 

不过这只是黄少天单方面的想法,怪盗先生可不这么认为。运动并非他的强项,魔术师,最擅长玩的便是骗人的把戏。无论以什么为舞台,无论以什么为背景,无论手头有多少道具,都必须要充分地发挥。

 

不好,又有人从楼梯上追下来了。前有埋伏后有追兵的情况,让他决定就地表演一个刚刚才想好的魔术。

 

——“啪!啪!”前后各一个闪光弹扔出,追兵防备不急,险些被刺瞎双目,出现短暂性的失明。他迅速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备用服装换上,十秒后,待大家睁开眼,哪里还有什么怪盗杰西卡的影子?

“那边那边!”楼上有人叫到,“杰西卡往楼顶去了!”

“估计是要从顶楼乘滑翔翼逃脱。”喻文州与黄少天对视一眼,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已化身为工作人员的王杰希就这样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指着前方,看着两位警官从自己跟前冲过,而后拍了拍手,一脸淡定地下了楼梯。

 

【陆】

他走进大开的八楼展厅大门,留守的几名保安与工作人员同时警觉地抬眼看他。很好,叶修不在,估计是出去换衣服了。他心中暗喜。

“喻文州警官说让我们先把现场整理一下,冰得清掉,不然太滑了,影响后续工作。顺带黄少天警官还让大家留意一下,看有没有遗漏的仿品。”整段话他讲的面不改色心不跳。所有人都信以为真,这就开始了清扫工作。

 

他走到落地窗前,俯身去捡地上剩的空烟火筒。整个厅内共有七个空筒,都是刚才他那场表演中的道具,然而只有这个里面才放着他从黄少天手上摘下的戒指。按道理说,其实只要把这一个拿走就够;可为了敬业表演,他还是决定把它们全部运输到楼下的垃圾场内。

 

正收拾着,身后却突然响起一个声音。“等等。”掺杂一丝沙哑的声线,来者是叶修。“这属于罪证之一,你就打算这样把它扔掉?”

“噢,不好意思。”王杰希收住步子,半回过头,略带微笑地欠了欠身,“清扫是喻警官的命令,我并不清楚这属于不可动范围,还请见谅。”

“是嘛?”身后的人绕到他的跟前来,“你是真不知道这属于不可动范围,还是因为十分清楚,它的里面藏有某些东西,恩?怪盗杰西卡先生?”

他心下一跳,却还是故作平静地抓起烟火筒,左摇右晃了几下,敲了敲,又往地上倒了倒。 “叶侦探,这不就是个空烟火筒吗,反正身为工作人员的我是看不出它有什么异样。怪盗先生犯得着来找这破玩意吗?”

“演技不错啊。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真戒指应该已经在你手中了吧。敢不敢把西裤口袋掏给我看看?”叶修进一步设难。

 

“啧,看来你真不相信我……算了算了,掏就掏吧,我理解。毕竟他犯案了这么多次,今天又是新一场刚结束,你不放心也属于正常。”说着王杰希就开始掏口袋。口袋有些鼓鼓囊囊,叶修目不转睛地盯着,背在身后的手里,一副手铐随时待命。

 

可不曾想,下一秒,等来的却是烟幕弹。“咳,咳咳……”他被呛了个正着,眼泪都快咳出来。恍惚间听见右侧的玻璃哐当一声响——“不好意思,这次的宝石,我就先拿走了啊。”

 

玻璃窗碎,势必是因为怪盗要用滑翔翼从这里离开。不过与此同时,烟雾却也因此得以从破口渐渐消散开去。叶修几步赶到窗前,只见那个白色身影就在跟前。翅膀已经撑开,出了徒手可以抓到的范围。

 

他毫不犹豫地掏枪。枪是警局临时给的,子弹经过改装,专门用于破坏怪盗杰西卡的逃生羽翼,具有大幅撕裂效果。锁定目标——“啪!”第一枪却被堪堪避过。没有多余时间瞄准了。“啪啪啪——”他凭着感觉,接连又是开了三枪,后坐力震得他朝后滑了两个身位格。硝烟还未散尽,他扔下枪扑到碎裂的窗口,只见不远处,一只白色翅膀明显已被折断,此时杰西卡的身影正向着山顶的森林歪歪扭扭地下滑。

 

“呼叫直升机!呼叫直升机!子海大厦八楼!急需支援!”叶修掏出对讲机呼喊。很快周围待命的直升机便靠了过来。他一步跨上,朝怪盗消失的方向指了指,“往那边追!”

 

【柒】

 

王杰希背着断掉一半的滑翔翼,被折腾的不轻。他选的逃跑方向本是朝山脚而去,却因为飞行器出了故障,不受控制,掉了个头就朝山顶而来。他心中叫苦不迭,动作上却暂时没有任何办法,起码,先停下再说吧。

 

叶修在直升机上攥着望远镜。远远地,只见那剩余半叶翅膀一路下滑,勉勉强强地,竟是越过山顶载了下去。子海大厦位居的是向阳坡,而另外那面则背阴,树木稀少,类似陡崖地貌。他心下一紧,赶忙催到:“降低高度,降低高度!”

 

“先生,这里不能停。”驾驶员提醒他,“不过如果着急,我可以尽量贴近树顶,您顺挂绳跳到树上。”

 

“OK,OK。”他一心只想确认怪盗的踪迹,别的,尚且顾不上那么多。然而真下到绳上的时候,才发现直升机也是晃动的非常厉害;而且就算溜到绳底,还离树顶有着好一段距离。不管了。他咬紧牙关闭上眼,纵身就是一跃——

……

 

悬崖边。

 

“我还想着你不会追来看的,我掉下去,你也好解脱我这份麻烦不是?”王杰希单手抓着松枝,另一边手向下压了压帽檐。

 

“呵呵,那怎么可能。”叶修笑笑,指尖擦过被树枝点起一支烟,“我向来都是很敬业的。”

“说来也是。这么多年,你对推理游戏的爱还真没变过。不过,你真以为自己今天能抓住我?”

 

“不然呢?”烟圈袅袅升起。

 

 

“好吧好吧,算你赢了……不过,看在我们认识这么久的份上,你就放我一马呗。”看不见的阴影下,怪盗的嘴角微微上扬。“要不以后,谁陪你玩儿?”

“呵。”对方那双一向慵懒的眼睛却在暮色中焕发出笃定的光芒,“你还想往哪逃?”他缓缓将银色手枪上膛,“给你最后一次赎罪的机会,主动点,把手伸过来。我可不想伤到你。”跟随话语同时出现的是意味不明的眯眼。

“……”王杰希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看来这次是真没商量了啊。唉,那句古话说什么来着……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大概就是我。”他一点一点地将左手从斗篷里掏出来,叶修起初还防备着会不会又是那把扑克枪,末了却什么也没见到。他五指微收,掌心向外稍侧,亮出手腕,虚握的指缝间看上去空空如也。

“也好也好,给你捕去,总比被别人逮捕的强。”杰西卡抬起头,送给叶修一个纯真的笑。单片眼镜在弯月的折射渲染下,明净得透彻无比。

看着怪盗缓缓送过来的左手,叶侦探却有了一丝犹疑:真的这么主动与自觉?虽然前面为了追他也是费尽周折,但这次的结果,未免也太顺利了些……算了算了,不管如何,是否有诈,此时不扣,更待何时!

 

他俯下身去,就要将手中冰冷冷的镣铐挂上那白皙的腕子,却在手马上要触碰到那一刹那,被猎物闪回!魔术师的手变了个方向,顺着被树枝挂着的袍子斜斜一划。转瞬间衣料就已撕裂,剩余的一丁点勾连完全不足以支撑一个成年人的体重。他晃了两秒,整个人便直直地向下坠去……

 

糟糕!叶修心中暗叫。原来他刚才手中握的是刀片!这家伙是在干什么!拿命开玩笑么?这么随便?!还是……真要用性命赌上作为魔术师的尊严?!

 

他的心里滑过一丝惋惜,可惜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人与树杈已经完全分离,重力作用使得身影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能捕捉到的身形越来越小……然而就在快要脱离视野范围的那一刹那,旁地里忽地插了个什么进来。是白色滑翔翼!熟悉的滑翔翼!奇怪,他的滑翔翼不是已经损坏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还能够撑开?

 

……

 

电光火石间,一切都已经结束。怪盗杰西卡趴在白色的羽翼上,下面的那人发出一声哀鸣:“你怎么这么重!”

 

 “嘘,别说话,快调整好方向……前面有块突出的山石,要撞上了啊喂!”

 

急速扭转,两人堪堪避过一劫。 “怎么样,我做的高仿还满意吧?”方助手问。

 

“不错,下次要是能变色的就更好了。”

 

“能变色的那就是珍品了好吧?你要求也忒高了点。要真能达到那个水平,我也不用在这儿替你工作,直接改行做珠宝商就好了。” 方士谦笑道,随即又不禁感叹,“还好我今天把备用滑翔翼带来了,不然你真的就玩完了……”

 

 

“那是。我相信你嘛。”他笑笑,低头在对方脸上印上一个浅浅的吻。再抬头时,话锋却突地一变。“……但是……喂喂……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么不稳!怎么回事!你到底会不会用这个?!”王杰希被颠簸的有些晕头转向,只觉得下一秒自己就要再次直坠而下。

 

“这也不能怪我啊。” 方士谦一脸无辜地解释道,“新型滑翔翼,虽然能载负两个人的重量,可目前还在试验研发阶段,尚未用过于实践。所以,我对它了解也有限,实际操作更不熟练,你就……见谅啦!”

 

“见谅你个鬼!我还想活着回去!如果就这么挂了的话,我的粉丝会很伤心的你知道吗……救命!真的要掉下去了!”滑翔翼一个斜拐,转弯幅度有些大,360°地翻着,上下颠倒了一圈,最后好歹还是扭了回来。

 

“呼……呼……”两人都喘着气,飞行器继续跌跌撞撞地向前驶去。

 

另一边,叶修在山崖旁又蹲了好一会儿才起身,正要往回走,却发现脚边的泥土中,有什么东西一闪一闪——

 

是玛格丽塔的璀璨。

 

他拾起来,对着月色一望,宝石中央有环状光圈。又掏出打火机烧了烧,颜色开始渐渐变红。这次是真品。

 

叶修笑了,他抬手用袖子擦去上边的污渍,将其扔进胸前口袋里。望着遥远的天际,滑翔机与启明星重合,隐隐地,划过一道微光——

 

叮。

 

--------------------【the end】-----------------

 

最近刚好有个机会尝试一下中心向的文,就蛮写了写试试看。

 

结果发现自己果然不适合这种套路。

 

可能是因为本身对杰西卡大大的性格把握也还不够再加上选了paro来写的缘故,崩的有点厉害。

 

快开学了也懒得细修了。时间紧,两天内赶出来的。如果情节有BUG或者觉得“哎这个人戏份理应再多些”什么的,请见谅。文内自带设定杰西卡大大会变装擅易容什么……地名全部虚构。

 

反正图个开心嘛。大家喜欢就好。雷到都怪我。

 

还是希望各位看完能开心一点地开学咯。

 

=w=

 

 

 

 

评论(4)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