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未央

开学即神隐。盗笔/全职。手速跟不上脑洞。BL黑花,瓶邪,双花,喻黄,伞修,林方,周江,韩张,双鬼,昊翔/周翔等。BG二丫。
对纯大团圆结局有着极强排斥心理。
女神八月长安。不看脸的话,男神是三叔。

【双花】独白


*注:【】为张佳乐部分,[ ]为孙哲平部分。

【零】
  
有些横亘在心里的坎,在你觉得永远都没有机会迈过去的岁月里,其实也就那么迈过去了。

【壹】

“张佳乐。”正当我的烟花铺满了半个屏幕的时候,我听见对面的老韩叫了我一声。

“恩?”我应了一声,有点想不通老韩为什么突然在这个点儿叫我。往常要做指导总结,不都是在一局结束后复盘的时候吗。韩队无论是在训练时还是赛场上打比赛,从来都是不说一句话的。

“今天的报纸你看了吗?”

又是一句没头没尾却又莫明奇妙的话。自从我宣布在霸图重新复出以后,几乎每天都在忙于跟新队友的磨合,从战术到队形到打法,所有的一切都是全新的。只有两任搭档都是近身攻击的特点,才让我看到过去似乎还留有着那么一丝影子。然而我知道,一切早就不同了。现在我要掩护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全队。我忙的几乎脚不沾地,新闻弹窗从来都是出来了就关,一眼都没空多看。

“没。”我正纳闷着,心想该不会是君莫笑的真身终于被人发现确认为叶秋了吧。然而不曾想到入耳的,却与之毫无相关的事——

“孙哲平加入了义斩。”

我的呼吸一滞。一串的连击就这么被打断, 我瞬间被作为对手的老韩贴近,而后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直到血条耗尽。我看着屏幕上的视野变为寂静的死灰,什么也没说,只是往椅背重重上一靠,突然觉得莫明所以的疲惫。一个插曲便改变了大局走向,一如当年那个我以为是意外的意外,却终究改变了往后的全部命运。

老韩走出训练室前看了我一眼。“你这样……”我知道他下半句想说什么,但他终究还是缄了口,反手带上了门。

你这样不行啊。我也知道我这样不行。你不可以因为一个消息就出现这种状态。我也知道我这种状态不对。这还只是一个消息,那要是今后,你们在战场上正式直对了呢?

……我无言。幸亏他没真问出口,否则我们两个一定都会非常尴尬。

是啊,他都走了那么多年了,去哪里是他的自由。就好像你一样,放弃了百花,转投来霸图。每个人都是为了心中的梦想,你没有错,他也没有错。

但为什么,我还是会觉得心里堵得慌呢。仿佛他这么一去,这么多年来我欠着他的东西,即便是再努力地还上了,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那终将是一个踩着对方尸体的冠军,而不是一个,简简单单、既干净又纯粹的,只属于百花的冠军。

我想我是这辈子也还不上了。

【贰】

暑假我们经历了第一次对战。

我本就是来帮新东家抢新更新75级稀有材料的,却不料被卷入了大乱斗。更糟糕的是,在乱斗的途中,我与于锋在百花谷的众人前无意中打出了繁花血景。

多少年没见,这一即刻的巧合再现,真是让我感慨颇多。然而我并没有多少时间去感慨,因为我首先必须考虑的,是如何还债——把这些年欠百花的、百花粉的,还有因为我的一走了之,而欠着队里那些新人小辈的,全都还给他们。会酿成这么个谁都逃不掉的情况,不得不说,大多还是因了起初我那不顾一切的任性、疯狂,以及最终我无法承受后果而选择的怯懦与自私。

我推了于锋一把,先把欠他的还给了他。但随即现场便是死一般的寂静。

我知道这寂静背后的喻意是什么。或许过了今晚,他们就会连想都再不再想起我。因为我们即将变为仇人。他们甚至连道歉与赎罪的机会都不准备留给我。

是我该得的。是我活该。

但我确实已没有多少可控的筹码了。安静下来的时候我才发现,疯了这么多年,到头来所剩的、唯一真正属于我的,竟只有这么一张浅花迷人的账号卡。所有与那些回忆相关的痕迹,竟如此轻而易举的都被转会交易所抹杀了。抹杀不了的,只有那一众还活在梦中的人,茫然地在原地翘首以盼。他们以为自己的梦不醒,我就会回来;可他们不知道,其实我早就先他们而醒了,并且已经踏入了下一个梦境。而这一步一旦踏出,也就意味着,我永永远远,都不可能再有机会回到这里来了。

此时我所能做的,只有操纵我手上唯一能操纵的角色,让他代替我自身,去接受应得的惩罚。因为我知道,此刻他们心中所生的情绪,比起我来是只多不少。

战场上刀光剑影,我的脑中也锵锵峰鸣。像是那些刀剑都戳在我脑子里,搅得一地狼藉。

我操纵角色举起枪,却迟迟扣不下扳机。是的,我是心软了。我到底还是不像他,说放下,就能放的一干二净,彻彻底底。我知道我缺点什么,不是理由,而是一种陪同。只要这时候有人选择和我站在一边,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按下鼠标。

我已经做好了只躲闪不还手的准备,却没想到斜地里插了个人来。本以为赶来的会是队友,却没想到是他。其实我看到角色出现的那一刹那,就已经了然于胸。即便是换了名字,换了行头,换了战队,换了工会,我依旧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背后站的是谁。因为没有人会比我更熟悉那种气魄与风度。可我却还是因为惊诧,脱口而出了“你是谁”。

这一句,不是问话,而是感叹。感叹重逢,竟是为了携手灭掉我们唯一的回忆,那个最开始的地方。

“和你一起吗?”

这一刻,我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个十七岁的张佳乐。没有背负,不用承担,就连不忍与害怕都被清光;所要做的,只是和面前这个人一起拼杀。

千军万马中,枪响,雷鸣,剑起——

繁花血景。

而我的背后,只有你。

[叁]

加入义斩后,我首先入的是工会。我接到的任务消息是前来抢boss,却没想到抵达后,现场会是这般戏剧的局面。

百花谷的混乱与混乱中心的浅花迷人。我一看那虚拎的枪,瞬间就明了了。这么多年了,他还是一点儿都没变。永远揽过一切责任,永远把所有错误都归咎于自身。或许也正是因了这么一点,他才缕缕与冠军失之交臂。我叹了口气,“……你还在害怕什么?”

我离他离得那么近,近的能听到他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去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我能感受到他的迟疑以及周围一众职业选手的惊诧,可我毫不犹豫。

要疯我陪你一起疯。这一次,别再心软了。有我在呢,害怕什么。

百花就好像我们的前生。但只可惜,这一世我们,没能在同一个地方,重复同样的故事。然而即便他选择了在霸图重生,我选择了投胎到义斩,我们也终究还是在此相遇。

前生今世,都在这一刻重合。却也在这一刻,谱下了诀别的序章。即便知道结局,我依旧来的那么义无反顾;即便知道过了这一刻,我们依旧是对手,可我还是毫不犹豫地拦在了他身前。

忘了是谁说过,相逢即是相离。

不过其实我很高兴,因为这一次,我们终于能有机会补上那场,欠了这么多年的告别。

[肆]
退役后我跟他基本就没再有过联系。结局太过残忍,所以我不想再给他带去压力。偶尔我也会从新闻上得知百花的消息,照片上张佳乐总是笑的,可眉宇间却始终有几分挥之不去的忧郁。他是一个好队长,我想。起码,我觉得,他是一个比我要好的队长。

我虽放的下百花,放的下联盟,可我却放不下荣耀。我开着个名为再睡一夏的小号,常常在网游里跟人拼杀。我走的太干净了,什么也不没带,所以现在只好重新从零攒起。

第七赛季结束的当晚,我刚攻下一个boss,就接到了一个来电。是个陌生的号码,我按下接听,喂了几句,对方却始终没有任何回应。我正准备挂断电话,却听到对面隐约传来一句,“队长去哪儿了?”

猛然间我醒悟过来,抬头看了眼日历,总决赛。我知道是他。可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发现电话已被强行掐断。

第二天,满报上都是张佳乐退役的消息,铺天盖地。

他其实早就累了,只不过撑到现在,才肯认输。我翻开手机里的号码簿,翻到那个从存进伊始就从未打过的电话。曾经是因为天天都在一起,所以用不着;后来是因为再没有机会比肩,所以没必要。

我猜到了那片寂静蕴含的意味是什么。可我却无可奈何。既然他选择了沉默,那我理应给予他同等的尊重。

我的手指在拨号键上悬停了片刻,终究还是选择了退出号码簿。

【伍】

我们终于还是在赛场上碰面了。偌大的图纸,却是最简单最空旷的擂台。没有遮挡,无法回避,亦不存在周旋,上来就是这么直接地面对面,硬碰硬。

我出手了,赛前一晚的焦虑在出手的那一刻通通消失殆尽。只要下了决心,到底是没我想象的那么困难。我的百花式打法比起过去已不知道改进了多少,可他照样还是很快地就吃了个透。

不知为何,我竟莫名地希望这场比赛能长些再长些。我希望我们是势均力敌地交手,而非我仗着优势,领先这么多年。因为一场比赛的时间,哪够他回想从前。

我多想说些什么,可临出口了却又觉得没什么好说。过去的都过去了,过不去的也都过去了。于是最终,还是踌躇到了他先开口。

"加油。"
"恩。"

他的说话风格一向简练,所以我是真摸不透他是不是真只的有这句话想对我说。所有人都觉得我傻,觉得我不值,觉得我不该一意孤行,不该把所有的一切都押在百花。我也曾不止一次地设想过,如果他的手疾再延迟一点儿发作,如果第三赛季叶修没有破掉我们的繁花血景,如果我早点转会去另一个战队……我是不是,后来就不会输得这么难堪,这么狼狈,这么一塌糊涂。

可这世上终究是没有如果的。而谁也不知道,人生到底需要踩着多少个“如果”的灰烬,才能换来那一个“就好了”。

我知道,在许多人眼里,我就是那失败与背运的代名词。但我始终觉得,那是因为我把所有的运气,都花在了结识孙哲平,然后一同创立百花上。

苦果都是我吞的。但我从未因此而后悔。从未。

[陆]

其实不必如此的。

我一直想跟他说这么一句。然而就在我第一次跟转会到霸图的他正面对上的时候,我却放弃了这个想法。

因为我看到他恢复了,他终于又回到了从前跟我在一起时的状态。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不再需要场场都破釜沉舟;终于愿意去接受新的人,新的事,新的队友。

我想他是走出来了。是不是完全走出来,我不敢肯定;但他好歹是走出来了。

旁人都觉得我活的洒脱。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些年我看上去从不留意百花、留意有关张佳乐的任何事,其实那都是我自己刻意营造的。我也曾一度迷惑了自己,以为自己真的已经把什么都抛在脑后。直到我跟叶修再次交手的那一天,我说出“我又没有刻意留心过”的那一刻,我才忽然意识到,这个“没有刻意”,本身就是我刻意的。

刻意的不刻意。不在乎的在乎。

自己欺骗自己其实是最容易的事。不看,不听,不想,不说,便什么都成了。而凡事一旦带上"刻意"两个字,那意味也就和原本完全不同了。

所幸并没有人懂,也并没有人发现。可我也后悔,为什么我现在才懂,现在才发现。

我很努力地向前冲着,不过是想在这战场上再见他一面。繁花血景的创立,从理论到实践,我都一手参与。我敢说我是这世上最懂这理论的人之一,然而此刻我竟觉得要赶上这节奏有些力不从心。这并非因为我面前的另外一个人,比我更懂这个理论;而只是因为他对其的发展应用,比我多了那么几年。

我要弥补这落下的差距,到底还是有些吃力的。虽然最终我的确做到了,但也真的,仅仅只不过是一面。

再睡一夏在一片光影中缓缓倒下。而我却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西部荒野。我拎着刀,站在同样只剩一口气的他身前——而我们的身后,是遍布疮痍却依旧盛开的百花。

"加油。"我想他现在需要的,只不过是这简短的一句。至于要加油到什么程度,加油之后是否真的就能赢,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他终于不再囿于那莫须有的冠军。

我终于找回了我。他也终于变回了他。

【柒】
这一场,终究还是我们赢了。不过义斩的楼冠宁很是大气,作为输家,并没有因此有任何情绪,反倒邀请我们留下吃饭。

我忘了已有多久没与他共桌吃饭。当初在百花,倒是常的很。当年他每顿饭爱吃什么,饭桌上的每一句笑闹,我都还记得清清楚楚。但似乎自他退役起,便再没有过了。

一次也没有。是的,我们就连交流都是那么的短暂与难得。只有到新年的时候,我会收到一条——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我也同样地回给他。然后就此打住,再没有多余的台词。不过相互间,却都清楚那底下的含义。

还好?还好。

不温不火,无波无澜。两个人都在掩饰,两个人都在躲藏。差的只不过在于,我是有意识,而他是无意识。

他太狂,太傲了。狂的容不下他的职业生涯是这么个黯然的收场;傲的不愿面对是他的离开拖累了别人。

他太了解我,却始终看不清自身。他骗得了自己,却始终骗不了我。

[捌]
与兴欣的比赛场上。单人赛。我对叶修。

输得也不是太毫无疑问。但是,一句话却比结果,更加刺中了我。

“我早就说过,你一个人,怎么可能赢我?”叶修笑着道。

是吗?好像,还真是这样啊。我的心突然猛地一抽,又一紧。那种已经多年未见天日的酸涩忽然又从角落冒出头来。这并不是因为我发现叶修说的是大实话,也不是因为我想起了繁花血景的那些日子——而是在这一刻,我忽然,前所未有地理解了张佳乐。

我不过是回来了一年不到而已。可他,这么多年,这么多场比赛,这么多个孤身奋战的日子里,听不同的对手,讲这种类似的话的次数,又是几百、几千次了呢?我不知道,我也不敢去想。因为就连再想一想,都变得如此残忍,如此令人心疼。

他不是不会向我求助,也不是没想过向我求助。他只是不想让我再感受一遍他感受过的伤痛。可我却把这相互间的沉默看做理所应当,直到习以为常。

他究竟按下了多少未表的心事,吞下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苦楚,恐怕都是因为怕向我倾诉,会揭起那血淋淋的现实——

我再也回不了百花,打不了狂剑士,帮不了他的现实。

其实我没他想的那么软弱。可我却也从没考虑过他是不是会软弱。绕了一圈,却成荒诞。我们都为对方考虑太多,都把对方当成自己,却没想到也因此而忽略了太多。就像我以为自己选择除了新年的一条短信外,再无联络是明智的一样。

或许真的是我做的太过了。

【玖】

我又输了,又一次倒在离冠军只差一步的台阶上。

我在比赛室坐了很久,却不再是为了平复当初那种濒临崩溃、歇斯底里的绝望心情。我只是在平静地把这一次的失败整理、打包,扛上肩,准备着下一次征战出行。

打开门,队友们一脸担忧地看着我。我虽笑不出口,但说句“我没事”还是没有问题的。

是啊。终于有人分担了,虽然并肩的人不再是他。可是冠军,始终就是冠军啊。大家都是为荣耀而战,又哪来那么多差别。

我看到很远的观众席上,一个人在向我招手。招着招着,便距离我越来越近,面容越来越清晰。

“老孙。”我听到身边的队长率先叫出了声。

“韩队。”已到身前的人收住步伐,揽过我的肩,“不知可否借几步,我跟他有话要说。”

迷迷糊糊中,韩文清似乎应允了。我就这么被带着,朝场外走去。

路灯下,我仰头看他。这么多年,他却像是不受岁月侵蚀般,一点儿也没变。

“……”我本想问,你找我做什么。可话还没出口,却是被一片温暖给紧紧捁住。

他抱住了我。“对不起。”我听他说,沙哑的声音微微颤抖。

“没关系。”我明明是笑着答的,可却不知道声音怎么就被泪水给塞住,“你总算是回来了。”

路灯的暖黄氤氲着,四散开去。

回来就好。

其实我好高兴的。这么多年,这么多场输,唯有这一场,让我又赢回了你。

[陆]

他把我想的太过软弱,我却误以为他与我一样足够坚强。我以为沉默是对他的尊重,却殊不知他缺的的或许就是那么几句安慰与鼓舞;他认为绝口不提才是对我的保护,可我却以为那不过是他的一种习惯。我们都曾换位思考过,却始终是沿着自己的模式与思路。所以在我们都以为自己正确的不能再对的时候,事实却是错的更加离谱。

从最好的朋友到最熟悉的陌路,从日日相见的队友到天各一方的敌手,我们错过了那么多年,绕了那么一大圈。

而今才终回原点。

从这一刻起,他欠别人的,都已经还清了。剩下的,都是我欠他的。

“来日方长。”

这一刻,当年我退役时冯主席送的那句话,终于不再是诅咒与负担,而变为了一种祈愿,一种期盼。

落花狼藉是离开了。可孙哲平,他回来了。

繁花血景不再了,可我和你,到底还在。

——————————————end————————————

【说些题外话】

因为要完全还原原著中他们的心境变化,没有任何paro,所以我还回去重读了一遍所有相关章节。

虽然对一些地方处理得不是很满意,但到底还是写出来了。

看了很多双花文,发现很少有老孙内心独白的,于是产生了这个想法。外人都道孙哲平洒脱,但原著中孙哲平和叶修对话的那句“我又没刻意去留心过”,却似乎暗示了什么——暗示了什么老孙自己都没发觉的潜意识。

两个人都为对方想了太多,却是也正因此错过了太多。
这大概才是双花分离背后的真正原因。

匆忙之作,有所不足。

不过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15)

热度(47)